赵晓光:最好的资产在股权资产,科创板有黄金机会

2019-3-3 投资银行在线

u=189732512,1792277906&fm=26&gp=0.jpg

本文为天风证券研究所所长赵晓光近日在天风证券2019新春策略会暨可转债交流大会上主题为“最好的资产”的讲话。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尊敬的各位客户大家上午好,有一年时间没给各位汇报最新的思考、想法和观点,我会超时几分钟。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叫做“最好的资产”,作为专业研究机构,挖掘最好的收益资产,为投资客户和产业客户提供专业服务,是我们根本使命。涉及到这个话题,必然涉及到两个问题。第一,如何定义最好的资产,对于不同的投资主体来说,它的风险偏好、它的预期收益是不一样的,一定要分类,根据不同的投资人去寻找最好的资产。二是最好的资产在哪里?如何挖掘?

我首先想从这次策略会谈起,这次策略会的地点、时间、目的、内容。为什么地点放在深圳?我记得在去年11月底的时候,想必大家一样的迷茫、一样的困惑、一样的忧心忡忡。华为的战略采购部部长邀请我给他们讲课,讲课之后我感觉听完比较兴奋,此后我跑了一圈深圳的上市公司和创业项目,深刻感觉到深圳的活力和创新速度。我觉得杞人忧天不如到深圳多走走。有这一批披肝沥胆、甚至是拼命奋斗的企业家、科学家和工程师,我们就有希望。这是为什么把地点定在深圳。

二是时间,为什么定在2月份?以往我们做分析师的经验,春节之后,上市公司也刚开完年会,对新年的战略进行梳理。如果放在11、12月份,很多上市公司也不知道自己去年什么样子,更不知道明年什么样子。每年2月份以后春暖花开,投资机会比较多。我们当时也判断投资比较好的时点就是在2月份。最近市场活跃,各种行情实现非常好的轮动,也验证了这一判断。

三是目的,我们要为客户挖掘最好的资产,这次策略会所有的内容,包括65场专家演讲、28场分析师演讲、350家上市公司交流、科研大会、可转债大会、量化FOF论坛、汽车产业赋能培训班等分论坛,旨在挖掘最好的资产。这次分论坛的嘉宾都是我们亲自把关,每位嘉宾的演讲一定让客户听完以后觉得找到了投资机会或是知道这个行业有风险要进行规避,一定要务实。

最好的资产,必然和中国发展的趋势紧密相关,不能背着国家发展的趋势、产业趋势盲目的去投资资产。那么有哪些趋势?以我个人的看法:

1、从间接融资到直接融资过渡,这是中国金融体系必然的转型。我们必须要反思,为什么过去出现这么多股权质押的问题?后来我认真的观察了之后发现,整个股权质押是基于传统的间接融资的模式。不仅是银行、资产管理公司甚至证券公司做股权质押的人员,其实对整个产业的研究是不到位的。他们基本上是从传统的银行、信托出来的,也就是说间接融资的模式适用于重工业发展。以房地产、土地为核心的金融模式,不适用于新兴经济。等一下刘煜辉老师会讲到中国面临的债务危机、社保的缺口,面临未来发展的问题。最核心的是要发展直接融资,大力发展股票市场,大力发展投行,这点是没有任何分歧的,政策的合理性上和必然性上没有分歧。只有解决资本市场的问题才会解决现在面临的一揽子问题,才能更好的服务新兴产业,更好的为传统行业转型服务,更好的为国企改革服务。除基本面之外,我们另外看到的是资金面,我最近见了一批做一级市场的基金,整体规模在500亿左右,会发现他们很痛苦。拿着500亿,而且有比较明确的利息成本,5到8个点,他找不到那么多偏后期的项目,投早期的项目又太多,这些资金逐步开始进入一级半市场。银行的资产管理部门,股票持有的市值比例才一个点、几个点。这是为什么美国的股票和房地产市场是1:1,中国是1:10。基于过去房地产为核心的发展模式,这是有他的必然性和合理性,这会逐步成为过去。未来如何伴随新兴经济的发展、产业的发展?一定是以直接融资为主体,没有二级市场的支撑,一级股权市场就是水中月,没有根基。所以必须二级市场要发展,无论从政策性还是资金面来说是没有问题的,必须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大力发展股票市场、大力发展投行。现在的情况和70年代的美国多么像?非常类似。

2、前段时间我们组织去越南调研,我发现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人这么勤奋。我们从1999年培养的工程师红利、科研红利正在进入临界点、进入拐点,勤奋还是最重要的。大多数行业还是以人为本的行业,没有勤奋、没有付出是不可能的,这些是我们的希望所在。

3、过去由于以智能手机为核心的制造业的发展,中国的制造业和以技术为核心的互联网行业进入一个拐点。这个拐点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达不到的时候很痛苦,达到了以后会加速向前。最近很多做材料的公司涨得很好,就是因为过去模组企业的大力发展为他们提供了很好的土壤。5G材料上不是弯道超车而是领先了,这也是我们的信心所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都为我们的持续发展提供了基石。

4、传统行业面临比较好的因素:一是供给侧改革;二是国企改革。今天我们请了季晓楠季总讲一讲国企改革,过去半年表现非常好的公司其实与国企改革是非常相关的。半年前我见了五粮液的董事长,见完以后思路特别清晰,过去五粮液的股价和表现完全释放出来。对于传统行业供给侧改革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国企改革提升他们的估值。

5、对于消费行业来说,我们担心消费断崖式下降,消费的萎靡。但是,我们要看到过去在一二线城市我们有的东西,正在三四线城市复制。以前三四线城市没有电影院,现在有电影院;以前没有mall,现在有mall;以前没有高端住宅,现在有高端住宅;以前没有便利店,现在会有便利店。三四线城市也要进行阶层划分,也有高端消费者群体,他们也需要消费升级,未来消费品结构性机会很大。

6、传统行业、消费品行业之后,回到我的老本行科技行业,在科技行业我们看到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由5G+物联网+人工智能形成的工具性技术创新的组合。5G是这个楼的一层,是通信的基础架构,物联网是挖掘数据的来源,是这个楼的二层,人工智能是处理数据的,是第三层。这三个技术组合起来和各行业的结合,各行业作为工具性的组合技术创新帮助传统行业提升生产力,创新生产关系。这方面我们仅次于美国。我们研究科技行业一定要有数据思维:数据怎么来、数据怎么处理、数据往哪里去,这个角度科技产业的发展从泛数据到大数据,未来将进入精准数据时代,会发现各行各业都会被重新定义。比如说制造业,过去的制造业是基于工程师的经验,未来通过工业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所有的研发都是在机器端自我实现,这就是特斯拉所做的事情,这就是中国必须大力赶超的事情。必须要站在很高的高度认识工业互联网,不要认为它只是很简单的事情或是一个概念,这是整个制造业模式的改变。由此产生从研发、生产、制造到国家核心竞争力的体系是根本性的变化。我们过去犯一个错误,一楼二楼没盖好直接盖三楼。所有的分析师讲人工智能多么好,5G还没好就讲人工智能,物联网没好就讲人工智能。为什么这次美国这么针锋相对?就是因为我们在5G上太强了,我们有这个自信,我们一定会遥遥领先的,未来两年华为在手机上是超越苹果的,没有问题。

7、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第一个20年的大机会是来自于贸易,消灭价差的机会,体现在贸易上。第二个20年是来自于房地产,以房地产为代表的供应链,我们看到所有的房地产公司、家电、食品饮料等消费机会都衍生于房地产,这个过程中同时伴随IT企业和高端制造业的发展。未来20年机会是什么?将是科研转化。试问任何一个大国、任何一个强国的崛起,哪个不是靠科研转化、科研孵化?所有的都是。为什么二战之后是日本和德国率先崛起?因为他们作为战败国,科研的技术不能用于军工被迫转为民用,一个在消费电子、一个在汽车工业发展特别强。我们从各个角度来看,中国的科研转化已经到了非常好的窗口,这是一个国家的科技红利,科技发展具备很强规模效应,一定是大国干的事情。我们和中科院的国际合作中心合作,他们说他们到东南亚,都是总理级别的接待,这些国家再做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不会有科研实力,现在全球最核心的科研就是在美国和中国,而中国的航天航空产业发展又为科研成果的转化提供非常好的路径。一个实验室的产品先在航天上用、航空上用,再转为工业、汽车,再转化为通信和消费电子。我们一直的观点,全球汽车零部件百强一共7万亿的收入,6.9万亿还是欧美日代表的外国企业,这个对应1万亿的利润、20万的市值,空间很大。智能手机就是这么替代出来的,把日本人、韩国人、台湾人替代出来的。未来以科研转化为核心,空间很大。

现在国家大力推动科创板,我们觉得是非常好的决策。我们看到黄金般的机会,我举一个例子,中科院120个研究所,自动化所一个研究所就有5000个工程师,2000个博士,中国哪个上市公司有2000个博士?他们有这么好的机制,这么多的人才,国家投了这么多资金,即将到来开花结果的红利周期。我们讲的科研,不是高高在上的,这里一些技术、设备和材料就是和传统行业结合,这些技术也是和传统行业结合,甚至在医学上,我们都看到大量的科研优秀的产品、优秀的技术。

基于以上背景,最好的资产肯定在股权资产,一级的后期估值都很贵,机会在一级的早期,二级、一级半市场。一级早期要赋能级的培育,而不是盲目的乱投。这里的重中之重,最有机会的就在科研技术上。另外是在一级半、二级,二级估值和一级后期显著倒挂。不仅是新兴产业,传统产业也有机会。各行各业都面临集中度提高的机会,我最近问分析师,中国房地产前十大企业市场集中度19%,现在二三四线城市卖地,只卖给品牌企业。居民要买高端住宅,也只买品牌企业,这些行业也都面临集中度不断提高的过程。未来可能看到的是房地产即使可能不好了,可能有问题了,这些房地产的龙头企业会不断的上升。

第二,传统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国企改革,在消费的全渠道,我们不叫下沉,就是复制。未来越来越会看到三四线城市过得是和大城市一样的生活,包括便利店,这种一定要伴随着环保产业的大发展。

第三,以5G、物联网、人工智能的组合拳对各种传统行业进行升级和根本性的升级。这就相当于纺织行业用人工、后来变成蒸汽机再变成电机,一样的道理,它的效率大幅度提升。

第四,科研转化、科研孵化,不仅是科创板,像军工,军工改革已经开始的,军工的前瞻性指标已经出来了,军工的发展正是为未来我们军民融合,为各种制造业补足短板提供很好的条件。美国的国家竞争力来自三个方面,以18个国家的实验室和斯坦福大学为代表的高校,还有重要的是军工体系,科技巨头自己孵化出的技术,中国也是这三个,没有另辟蹊径。

这次策略会所有内容的核心都围绕以上着这些展开,我们有65位专家、70场演讲,350家上市公司为大家提供在股票市场的投资机会。我们看到有两类机会可以确定性的、稳定性的,今年有不少银行的客户,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客户,他们也是负债主体,资金不能一直冬眠,他们要追求的是稳定的收益,稳定的收益从哪里来?一是可转债;二是量化,特别是量化的FOF,我们很快有一个量化的团队过来了,他们手头有几百亿的量化客户,我说把所有的量化客户所有表现做一个FOF,他们做出来是18%,非常稳定的收益,基于可转债和量化FOF。我们可以和和基金公司的客户合作,对接银行等大资金机构收益稳定的需求。未来天风会给各位提供资产配置的服务,包括科研孵化,我们请了非常好的科研项目,让大家真实感受到科研的力量。我们请到高德地图的创始人成总跟大家讲讲他们在做的事情,全球独家,美国现在都没有做。正是这些东西让我们找到了信心。

最后讲一下天风研究所最核心的两点:一是人,我们整合产业专家,整合各方面资源,前瞻性的挖掘确定性的产业趋势带来的机会;二是数据,我们有第三方数据,我们有全系统的精准数据,把研究变成数据的工作,研究不能靠揣测,而是要靠数据,数据背后是逻辑,数据背后是真相。我们根据专家做了一家医药龙头公司收入模型,获得客户很高度认可。通过人的整合和数据的整合,实现资源的整合来对接最好的资产,把最好的资产对接给最好的资金。我们做的就是围绕资源、资产、资金的整合、撮合,最终找出最好的资产、最好的投资机会,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在去年年底我们开会我反复强调,我们所有的工作就是为客户找到赚钱的机会,这是与客户休戚与共,生死存亡的事情,我们的使命就是找到最好的资产和最好的机会,这是对客户最大的负责。去年十月份以来我们的市场观点得到我们很好的验证,市场主要的产业链机会券商、5G、铁路、军工、核电、广电、养殖、光伏、汽车、快递、面板、氢能源、军工等机会我们都前瞻把握和有效推荐。今年也是我们天风研究所第三个完整的年度,今年一定会为各位提供持续的、最好的资产和最的投资机会,谢谢大家!

作者:赵晓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