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索普与西蒙斯:量化投资的那些传奇们

2019-2-9 投资银行在线

640.jpeg

斑驳的光线照在地铁口,那个目光坚毅脸庞线条坚硬的男人又出现在地铁口,鲍勃·迪伦的歌缓缓从他口出流出,琴盒散落着硬币,时不时有路人驻足。可他并不是流浪汉,他深邃的蓝色眼睛里藏满了智慧,因为他也许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他拥有私人飞机,身价过亿,他建立的模型正在华尔街挥斥方遒,谈笑间积累数百万盈利。

这是穆勒,宽客的后起之秀,他们这些人被称为宽客,是一些天才组成的队伍,也是一些赌徒。数学和程序代码带给了他们无尽的荣耀和财富。直到今天,他们改变了资本市场,抑或资本市场需要改变铸就了他们。

宽客指一群靠数学模型分析金融市场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他们利用数学公式和超级计算机技术在稍纵即逝的市场机会中挖掘利润。在他们出现后,迅速成为了华尔街的主宰。

最近20年,有大量的资金进入了对冲基金的领域,从21世纪90年代的1000亿美元迅速扩张,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大量的资金涌入量化对冲基金,现在使用量化策略的对冲基金规模已经超过 2.5万亿美元了。

《机构投资者》旗下出版物《阿尔法》公布的“2015年全球收入最高的对冲基金经理”排行榜显示,前10位收入最高的对冲基金经理中,有8位被归为量化基金经理,占了80%,在排名前8的对冲基金经理中,有6名经理使用量化模型;前25位约有一半的基金属于量化分析,占50%。

这是一个现状。

量化投资是怎么来的?

量化交易的鼻祖-爱德华索普(Edward Thorp)

爱德华索普,天才数学家,量化基金的鼻祖。他点燃了对冲基金的星星之火,终究在华尔街市场上发展为燎原之势。在现在我们看到的对冲基金大鳄们尚在襁褓中之时,爱德华索普正在和香农研究如何用数学和概率论的方法在轮盘赌博和21点赌博中立于不败之地,他一夜之间“奇袭”了内华达雷偌市的所有赌场,并成功地从“二十一点”桌上赢了上万美元,1970年代他将目光转向了更大的赌场华尔街并首创第一个量化交易对冲基金。

依赖大数定律和凯利法则,索普在赌场无往不胜,后来被赌场列为黑名单。大数定律原理很简单,随机事件的样本越多,结果的确定性就越高,就像掷硬币,你掷10次,正反面比率可能出现任何结果,但是你掷出去1万次,正反面的比率必然是接近1:1的。对于某一手21点,索普并不知道胜算多少,但是只要玩得局数足够,只要他遵循自己的算牌规则,就一定能获胜。

他只需要遵循凯利法则下筹不在胜算偏向自己的时候输光筹码最后一定能赢。同样的,他把这些原理用在了华尔街。索普将数学公式携程电脑程序来寻找定价失常,电脑模型可以精确计算权证的合理价格,一旦出现偏离就会有下注的机会,索普的基金预示着资管行业正在向着定量化和机械化转变,索普退休后,将量化基金的权杖交给了一位22岁的后期之秀,华尔街的奇才格里芬。

后起之秀

这些对冲基金经理人大多出生在1960年到1970年之间。在人生的康波周期里,正当年的他们赶上了量化基金的黄金十年。世界上聪明的人很多,幸运的是他们出生美国资本市场发展的时期,也出生在这个充满想象力的土地上。个人电脑普及,通货膨胀和利率水平不稳定造成股市波动增加以及期权期货等衍生金融工具的出现和发展,这一切为天才们走出象牙塔创造了完美的条件。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物理学家和电子工程师,甚至军工系统的密码破译者在金融市场上大展身手。

格里芬和大本营的故事

格里芬的财富值排名第一。

2008年之前他被称为坟墓舞者,大本营基金以整顿受困的公司着称,擅长在断壁残垣里面寻找机会。1987年,19岁的格里芬靠着一台传真机,一台个人电脑,一部电话和26.5万美元本钱,在他的哈佛宿舍成立了人生第一个基金。自此开始,格里芬开始了他的宽客生涯,他成功吸引了对冲基金先驱Frank Meyer ,Griffin的联合创始人的注意,格里芬的优异表现为他赢得了通向创立Citadel的钥匙。

1990年年11月,格里芬的大本营投资集团成立,初始资金460万美元,截至2015年5月1日,Citadel管理的投资资本超过了260亿美元。1990年是对冲基金黄金十年的元年,格里芬20岁出头,刚刚毕业,就开始管理团队,他的量化模型带来的辉煌的业绩,我们能找到的几年数据,90年 43%, 91年 42% ,93年 24% ,99年40% ,2000年46%,即使是网络泡沫破灭的2001年依然获得了19%的正收益,值得一提的是2001年安然公司倒闭,格里芬借机招聘了很多能源交易员 。

2008年全球金融系统危机中,Citadel也未能躲过此劫。据彭博商业周刊网站报道,2008年9月份雷曼兄弟的破产粉碎了市场上的可转换债券,其中包括Citadel旗下的Kensington和Wellington基金。这场金融危机导致这两个基金组合的市值损失了约53%。至2012年1月,Citadel的旗舰基金已完全从金融危机的冲击波中恢复过来,挽回了损失。公司主要的对冲基金在2014年获得了将近18%的收益。

被称为财富密码的阿尔法也许已经被格里芬找到,格里芬站在的无法想象的高度,个人财富进入了福布斯40岁以下富豪排名前十。这个高富帅现在也就50岁左右。你会看到他时刻闪耀着智慧的眼睛,也会期待在那些年看到他是如何在资本市场的腥风血雨中谈笑间强撸灰飞烟末。

西蒙斯(James Simons),并列第一的。文艺复兴公司,还用多说吗?他是世界级数学大师,华尔街传奇人物, 1989年到2009年间,他操盘的大奖章基金平均年回报率高达35%,比“金融大鳄”索罗斯和“股神”巴菲特的操盘表现都高出10余个百分点。即便是在次贷危机爆发的2007年,该基金的回报率仍高达85%。

文艺复兴创始人中不少是密码破译人员,密码破译需要从大量噪音中寻找信号,最后做出结论。另外也有不少语音识别专家,也是同样的道理,需要从人们所发出的各种因人而异、似是而非的声音里面寻找信号,过滤掉各种噪声找到结论。这种技术的使用使复兴技术能够更有效地从过去的价格中去除大量噪声,发现规律,找到阿尔法。

他被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评为地球上最聪明的亿万富翁,同时文艺复兴公司也在不断的更新和调整模型以适应市场变化,高频交易的运用使得他们换手时间最短缩短到几个小时。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也没有人会告诉其他人,阿尔法到底在哪里,西蒙斯是不是找到了股市的真谛,但是文意复兴公司的大奖章业绩一骑绝尘,其他宽客都只能高山仰止。

在地铁站中奏乐的摩根士丹利交易员-穆勒

就是我们开头看到的那一幕。

“我希望在纽约的地铁站内演奏音乐,但又怕被熟人看到,因此我带着电子琴来到了巴塞罗那。我受邀在一个有关金融衍生品的会议上发表讲话,我的演讲被安排在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梅隆·斯科尔斯(Myron Scholes)和史蒂夫·罗斯(Steve Ross)之间,在我看来罗斯也应赢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演讲结束之后,我一头扎进了出租车.来到了兰布拉大道,人们在街上散步。我拿出了电子琴并开始自弹自唱.感觉上不免有点胆怯.我此前从未这样干过,这为我在纽约的演奏增加了底气。”

最喜欢的量化基金经理,在网上找了才找到他的照片。穆勒在普林斯顿大学主修数学,有洁癖,同时辅修了音乐课程。典型文艺男青年,音乐和数学是他的毕生爱好。他带领的过程驱动小组是摩根士丹利庞大的股票交易部门中规模最大的部门,每年带来上亿美元盈利,从96年到06年,他带领的过程驱动小组为公司创造了60亿美元的利润,不少年份穆勒带领的过程驱动小组贡献的利润占到摩根士丹利1/4。

而他们小组只有50人,这也给他们带来了巨额财富。2012年他开始独立经营自己的对基金,并且从未放弃音乐爱好, 现在他拥有自己的个人网站,他称自己职业为歌手,实际上他的过程驱动小组依然存在着,管理着50亿规模资产。

梦般美好。时代赋予了你们使命,而他们在这个舞台上将自己的聪明智慧发挥的淋漓尽致,宽客从70年代开始到现在在华尔街形成最主要的力量。是时代铸就了他们,还是他们铸就了时代,无从下结论。而我们只是仰望那个时代那些现在依然在资本市场上雄姿英发的他们,觥筹交错豪掷千金,量化带给了资本市场进步,也带给了他们无尽荣光和财富。

我们看不到未来,但是以史为鉴,也许我们正在站在如同美国量化黄金十年的起点。相信这一天终究会到来。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会走在路边,看到这样一个人,找到了中国资本市场的终极阿尔法,点燃中国资本市场上量化的星星之火。

向宽客们致敬,让未来到来。

参考书籍:《宽客》,部分数据引自泰康资产研究

作者:黄晓玲

来源:公众号“知行Bel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