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永不过时——从戴维斯王朝看银行股投资价值

2019-1-9 投资银行在线

货币是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这是经济学教科书对金钱非常拗口的定义。

这句话同样也是美国传奇投资人戴维斯家族成功的秘诀。可以说,正是充分理解了货币=商品的内涵,并将其成功运用到投资领域,造就了戴维斯从5万美元到9亿美元的投资传奇。

近期抽空读完了杨天南老师翻译的《戴维斯王朝》,这本著作详细介绍了戴维斯家族三代投资金融股致富的故事。第一代专门投资保险股、第二代投资银行股和保险股、第三代投资银行、保险、券商以及其他消费类股票。

戴维斯家族集中投资金融股的理由很简单:金钱永不过时。如果投资钢铁、水泥、IT等行业,不仅需要不断的计提折旧、更新设备、研发新技术,还需要时刻瞪大眼睛,防止竞争对手颠覆性创新,一夜之间改变产业格局。但如果投资银行、保险,就不用担心这么多的问题,因为金钱永不过时,货币商品不用计提折旧、不用担心一夜之间冒出的竞争对手打垮自己。简言之,美国有大批200年历史的银行、保险公司,但却没有几家200年历史的制造业公司。

上述论述,透露了银行、保险股最核心的价值:经营永不过时的商品。

在戴维斯家族成功的道路上,出现了一大批成功的银行、保险公司,包括花旗银行、富国银行、友邦保险、盖可保险等等。正是这一连串的金融公司,造就了戴维斯传奇,成就了投资历史上经典的戴维斯双击。

相对于戴维斯家族对银行、保险股的偏爱,A股市场对银行股却是满脸的嫌弃。目前中证银行指数的PE不到7倍、PB0.8倍,处于历史最低区间,且还有很多股份制银行的PE只有3-4倍、PB只有0.5倍。

之所以造成如此低估,主要是市场担心银行股资产质量风险、互联网金融冲击等等。

对于这些担忧,过去很多篇文章中已经详细论述解答,这里不再阐述。在此,我想再来谈一谈中国银行股的独特投资价值。

一是政府信用背书降低风险系数。几乎所有的大中型银行都是国有控股或国有独资的,这些银行的背后,是中国政府的信用背书。在中国,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一家大型银行会破产。即便是一些信用社之类的小型银行破产,政府也会维护储户利益,确保不发生挤兑风潮。如果看美国金融历史,挤兑恰恰是造成银行破产最直接的原因。因此,中国的银行业要比美国银行业多一层保险。

二是有序竞争确保合理利润。中国的银行业,既不是完全垄断型行业,也不是完全竞争型行业,基本上处于有序竞争的状态。造成这种状态的根本原因不是政府有意为之,而是由银行的根本属性来决定的。银行最核心的竞争力来自于核心资本,大型国有银行动辄上万亿的核心资本、股份制银行上千亿核心资本、地方城商行上百亿、信用社从几亿到几十亿不等。核心资本的不同,决定了承接贷款能力的不同。大型基建项目只能由国有银行、股份行来瓜分,城商行和信用社只能专心做做地方的小型贷款。这种行业特性决定的经营格局,促使各类银行都能在自己的领域里获得不错的利润。

三是差异化人才带来差异化经营。从待遇看,不同类型银行的待遇差异巨大。国有银行董事长年薪不到50万、股份行年薪200万,一些优质城商行可能500万。但是,国有银行董事长低年薪背后是相当高的政治地位、社会影响力,四大国有银行董事长全部是中央候补委员,处于中国最高决策层;股份制银行董事长则无什么政治地位,最多在地方省份谋个政协委员;城商行、信用社的则更没啥影响力。人才诉求不同,追求的发展道路也就不同。所以,不必担心国有银行低薪带来的人才流失。就目前来看,最好的银行家还是集中在国有银行。

四是政府监管确保经营稳定。中国银保监会对银行业的监管事无巨细,从支行行长任免到网点申报,都需要监管部门批复。这样的事无巨细,先不论其效率如何,但从另一个层面帮助银行过滤掉一部分风险,尤其能避免大型黑天鹅事件。

总的看,这是一个永不过时的行业,也是一个永续增长的行业,在这样的行业里淘金子,概率要比在制造业、IT等行业选股胜算大多了。

作者:wxdshida

来源:雪球

原文链接:http://t.cn/EbNqKBH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