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买入最差的好股票

2019-1-2 投资银行在线

timg.jpeg

每年年底,总要展望下一年。今年的,最好写,也最难写。好写,是因为2019年的机会确实很多了;难写,是因为现在大家的心情也不好,感情上已经要关闭中国股市而后快了。

展望2019,几乎所有首席们都认为前低后高,A股要到2019年下半年才会有起色,并进入新的慢牛。首席们的2019之展望,会不会再被打脸呢?一定会的,只是这次打脸的姿势要换一换。年年说慢牛,哪一年兑现过?股市就是这么神奇,专治不服,要么大熊,要么大牛,大多数时间,是在熊窝里慢慢磨。

熊市中,好股票腰斩是大概率事件

2017年底的时候,我们发表了一篇文章《卖出茅台:隐藏的共识》,无他,我和茅台不仅没仇,我请客吃饭,还是喜欢带瓶茅台宴宾朋的。虽然我早就戒酒了,但不影响旁观一下酒文化。茅台的市值曾经摸到1万亿人民币,而全球最大的高度酒帝亚吉欧,当时只有6000亿人民币。这是我看空茅台的原因:是个好公司,但太贵了,一样要跌。

2018年初的时候,我们不仅仅是看空茅台的。“卖出茅台,卖出蓝筹”,这是我们的口号。很简单,2015年的大泡沫之后,创业板的估值不断被往下杀,但蓝筹却被“价值投资”蛊惑,一直在涨,甚至出现了一批蓝筹公司的总市值超越了国际同行中的龙头。由于供给侧改革导致产能的大量去化,带来了相关领域产品大幅涨价,这就导致了一些传统蓝筹公司在2017年的业绩大幅上升。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这些业绩上升就带来了一些极致的追捧,导致股票的“戴维斯双击”,2017年的业绩上升被理解为今后的趋势,分析师们纷纷上调业绩预期,上调估值,上调目标股价。难道中国经济就要靠压缩产能带来的原材料涨价?就要靠茅台涨价,榨菜涨价?

事出反常必有妖,是妖,就必定会现出原形。在熊市,那些曾经被看好的传统蓝筹,都是要腰斩的,每一次都没有例外过。如果找不到下跌的理由,只能说我们见识还不够。茅台2017年业绩暴增,但过去五年增速都很缓慢,历史上也曾多次负增长;带量采购把一些原料药厂家和仿制药厂家变成了化工股,但美国历史上即便是一线医药公司在新药研发跟不上的时候也是要股价下跌多年;业绩光鲜之下的财务造假,不过是几十年来惯用的伎俩;宏大故事的轰然坍塌,也是一百多年来股市的常态。

展望2019年,这些妖都被扫除了,是不是机会就变多了?当然是。但如果低位不来找机会,不找机会买入,难道要等再回到5000点之后再买?

我们在2018年初的时候也犯了错。看空蓝筹的时候,我们觉得跌破1600的创业板是有价值的。殊不知,大盘刚开始下跌,小盘股岂能幸免?五一劳动节,我们在对蓝筹表示继续看空的同时,深刻反思对小盘股和创业板的趋势判断,决定换个思路。我们在6月份写出了2018年最重要的战略:“决战猪周期”。

为什么要决战猪周期?熊市里,火中取栗,不容易。一定要找一个确定性大,空间也大的投资机会。我们看到,生猪价格处于周期底部,虽然分析师都认为猪价在2019年还会有新低,我们可不这么看,贸易冲突带来的饲料涨价一定会传导到猪价上;更关键的是,大规模养殖的成本优势开始出现,中国正式进入了生猪养殖规模化的开局时代。价格周期底部,加上规模化养殖的起点,这么好的行业,不赶紧买入规模化养殖的优秀公司?后来,猪价在四季度不断攀升,规模化养猪大厂也被全市场追捧,原因竟然是非洲猪瘟。非洲猪瘟的到来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但是,猪价上涨和生猪养殖向规模化大厂集中更是必然的。非洲猪瘟催化了这一进程。

2019,买入被A股抛弃的龙头好公司

买入被A股抛弃的龙头好公司,这是我们在2019年的基本思路。人类在每一次经济危机之后,都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台阶;中国经济仍然处于追赶阶段,经济的周期性变化中,国民消费的必需品行业、龙头公司,将来还是要依靠他们来为老百姓的生活提供服务。所以,我们说,买入最差的好股票,这是我们的2019年投资思路。

2018年的A股的关键词,除了下跌,恐怕还有一个,那就是“大股东爆仓”。全世界没有哪个市场,像2018年这么彻底,把大股东搞破产一大批。这是在股市高位质押惹的祸。国庆节期间,我们呼吁,A股正迎来50年难得一遇的投资机会:低价收购优质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回顾2018,中阅资本坚定预判了蓝筹的崩塌,及时纠正了对创业板的看好,及时提出“决战猪周期”,抓住了生猪养殖行业的机会。进入2019,我们做什么?很简单,买入最差的好股票,积极协助产业资本并购这些“最差的好股票”。

有很多行业,是人们生活离不开的行业,其中的龙头公司,也是脍炙人口的好品牌。但在2018年的“质押爆仓”中,这些行业前景稳健,公司质地优良的公司,大股东倒下了,公司总市值变得很低。用很多产业资本的话说,渠道和品牌价值,也值这个钱了,再说几倍的钱,也搞不定这么好的渠道和品牌。这样的公司比比皆是,股价进入了最差的阶段,公司很好。就是我说的,最差的好股票。

中国经济仍然是一个坚定向前的“追赶型”经济,只是追赶的内容,从数量追赶,正在向质量追赶过渡。数量追赶,是没有阻碍的,帮别人代工,皆大欢喜。质量追赶,是有竞争对手的,我们的产业升级,某种程度上就是打破了老外的垄断定价。当追赶型经济进入质量追赶的时候,进口替代的行业,传统生活消费中品质提高的行业,都是受益的。质量追赶之路,经济增速下行也是必然的,但结构改善更是必然的。展望2019,正是这一转型临界点上最痛苦的时刻,却也是投资最考验人性的时刻。人们往往是股市高峰兴奋,在股市低估沮丧。但事后我们总会懊悔:要是在高点卖出,低点买入,该多好啊。

是的,2019,低点来了。你会不会买入?买入什么?我的建议是:买入最坏的好股票——股价处于最坏的阶段,业务价值深得产业资本认可。

作者:孙建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