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误读了美联储!加息将持续,2019仍为全球“收水年”

2018-11-30 投资银行在线

timg.jpeg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午餐会上的一番讲话,使“美联储加息立场软化”的消息传遍了全球市场。

鲍威尔28日称,目前利率略低于中性区间,加息影响可能需一年左右体现。所谓“中性利率”,是一个既不会对经济产生刺激作用,也不会抑制经济增长,而是保持恰到好处的利率水平。受此影响,美国三大股指全线跳涨,道指飙升600点,美元下挫。

“市场将鲍威尔的讲话理解为鸽派。但我们认为,他只是借机纠正自己几周前的‘新手错误’。他在10月3日提及的‘离开中性利率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引发市场巨震。”法兴美国经济学家谢里夫(OmairSharif)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认为,美联储不会停止加息,预计将在今年12月加息25BP(基点),明年3月及6月再分别加息25BP。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家机构人士普遍认为,鲍威尔演讲后,市场预计的明年6月加息概率降低了15%~36%——这可能太过乐观。美国经济可能只是触顶,但并不意味着衰退的到来,市场不可对2019年掉以轻心,美联储缩表的“抽水”作用或将超过加息,全球流动性边际收紧仍是大趋势。

从全球市场来看,不仅美联储将持续加息、缩表,2019年英国央行加息预期仍存,夏季后欧洲央行也料将开启加息周期,明年可谓仍将是全球“收水年”。

美联储:仍有约1个百分点的加息空间

业界认为,鲍威尔这一次讲话是在安抚市场,以纠正自己的“新手错误”。

“新手错误”被认为源自鲍威尔10月3日的表态。他当时表示:“利率环境仍非常宽松,但我们会逐步迈向中性利率。我们可能会加息加到超过中性利率的水平,但目前,我们距离中性利率还比较远。”市场将其解读为,美联储可能会鹰派加息,远超此前美联储自己预计3%的目标值。当前,联邦基金利率区间为2%~2.35%。

不过,鲍威尔的言论是否代表会提早结束加息?

“鲍威尔说的是事实,并没有暗示美联储会在加息加到3%之前叫停。但市场反应过度,鲍威尔讲话后,市场对美联储2019年加息次数已经从此前的1.4次降到了1.2次。美联储自身预计2019年将加息2~3次。”谢里夫告诉记者。

业界普遍认为,美国目前的利率仍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如果不预先加息,那么当衰退来临时,美联储的政策空间将所剩无几。

值得一提的是,前任美联储主席耶伦也曾犯过“新手错误”。2014年3月,刚上任的耶伦表示,可能会在退出QE(量化宽松)后6个月内,考虑开始加息,这大大早于市场的预期,造成了市场巨震。此后,耶伦不断纠正市场预期。事实上,美联储在2014年10月正式退出QE,直到2015年底才首度加息。

值得注意的是,加息可能只是2019年“紧缩工具”的配角,缩表的影响力或许更大。

自2017年10月美联储开始缩表以来,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减少超过3200亿美元(从历史高点下降7%),达到4.14万亿美元的规模,这是自2014年2月以来的低点。不过,美联储从2017年10月开始缩表以来,整体速度仍慢于预期。各界预计,2019年美联储缩表速度将快于2018年,对长端利率的推升也将更为显著。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未来美联储“快加息”有望逐步让位于“快缩表”。判断依据是:2019年下半年开始,美国经济增速将大概率逐步下滑,步入周期拐点的上半程;2020年则将接力成为周期拐点的下半程,加息将显著放缓。

按照美联储计划,缩表规模将每季度逐渐扩大,直至达到每月减持300亿美元国债和200亿美元MBS(抵押支持债券)的上限。12月将有180亿美元国债到期。

欧洲央行:明年夏季或加息

除了美联储之外,欧洲央行也已开启紧缩周期。欧洲央行已经在削减每月的购债规模,并将在今年12月彻底退出QE购债计划,这也使债市少了一个重要买家。此外,欧洲央行也预计在明年夏季后开启加息进程。

“我们预计,欧洲央行将在2019年年底前加息,这种预期将会使欧元坚挺。而担忧在于,意大利的预算风险仍存,是否会影响加息进程?”德国商业银行欧洲经济师雷彻特曼(UlrichLeuchtmann)表示。

意大利官员本周都在不同场合暗示愿意降低明年预算案赤字目标,这种做法将可以避免欧盟启动纪律惩戒程序。意大利副总理迪马尤(DiMaio)表示:“如果谈判意味着财政赤字(目标)必须降低,这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预算草案中2.4%的赤字目标可能会降至2%。随着消息传出,10年意债(BTP)和10年期德债之间利差创下6月来最大跌幅。

今年10月开始,全球市场的流动性拐点进一步显现。摩根士丹利是今年警示流动性风险最为积极的一家华尔街投行。该行的流动性指标(G4央行资产负债表、全球外汇储备和EMU、日本和中国的经常账户余额等)已经下降,这也是为什么10月美债收益率飙升、美债收益率曲线走陡的原因。

就中国而言,即便央行持续降准,但部分降准是用于置换到期的MLF(中期借贷便利),以及弥补外汇占款下降所产生的基础货币缺口。而截至11月29日,中国央行已经连续24天暂停逆回购操作。

“主要是10月降准释放的资金量较大,目前银行间流动性仍较为充裕。由于经济仍存在波动压力,年末资金面可能趋紧,因此年底降准预期存在。”兴业研究分析师郭于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各界预计,央行会在2019年一季度前后再度降准。

此外,市场还关注即将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各国领导人对接下来货币政策的走向将有表述。此前的有几届G20峰会对全球货币政策的协同予以过强调,尤其是金融危机震荡期间的2009年伦敦峰会。

亚太市场:机遇与挑战并存

眼下,市场似乎低估了这种流动性收紧的前景。“市场预期美联储今年12月、明年3月和6月的加息概率已下降了14.5%,这种预期似乎过于极端。”谢里夫告诉记者,如果事与愿违,资本市场可能再度遭遇剧烈冲击,今年2月、10月的美股闪崩皆因市场对加息预期的剧烈升温。

11月29日收盘,美国三大股指创3月以来最大单日涨幅。标普500指数涨2.30%,报2743.78点。业界认为,美股本周的反弹在意料之中,一是此前美股回调近10%,二是年底基金存在冲业绩的需求。不过,机构也已经开始警示投资者:美股将在中长期内转入震荡熊市。

截至上周,标普500指数的12个月远期市盈率,从去年12月的峰值到今年10月的低点已下降18%。2018年是2002年来首次“买跌”策略不奏效的一年,这种罕见的市场行为与过去的熊市、萧条周期一致。未来,回购力度下降和盈利见顶是美股的主要风险。

而亚太股市,尽管估值处于历史的较低区间,且整体风险已经在价格中得到体现,但鉴于亚洲经济周期比美国稍晚,如果美国结束货币紧缩周期甚至转向宽松刺激,使美元走弱,资金就有机会再度流向亚太等新兴市场。但在此之前,美联储还在加息阶段,市场波动加大,亚太股市仍难吸引明显的资金流入。

29日收盘,沪指收报2567.44点,跌1.32%。过去两周,北向资金对A股的日均净流入量放缓至10.31亿元。从11月外资的行业配置情况来看,食品饮料、金融、医药是其青睐的前三大行业,其中贵州茅台、中国平安、招商银行、五粮液、恒瑞医药均获得外资的积极增持。

渣打此前预计,如果2019年MSCI将A股大盘股的纳入因子扩大至20%,可能带来700亿美元净流入;若将中盘股纳入,预计将带来140亿美元净流入。

来源:第一财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