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MIT校董与人工智能专家的对话穿越至宋代餐桌

2018-11-8 投资银行在线

115日晚,雍福宋宴的餐桌上,出现了一群不同寻常的客人,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校董/圣塔菲研究院校董/MIT全球校友会前主席John Chisholm,与交大人工智能研究院的副院长杨小康,人工智能研究学者廖明,以及Y City全球创新平台创始人石岚和她的好朋友们聚集一堂,体验了1000多年前的宋代饮食与传统文化。同时把人工智能与互联网新经济领域的前沿话题,带到了宋宴餐桌,展开了一场从过去到未来的穿越式对话。

雍福会的女主人Lori首先为大家介绍了宋代社会风貌的大致形态。作为当时世界GDP第一的国家,宋朝在经济、文化、科技、哲学、艺术、美学等各个领域都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士大夫阶层等社会精英成为主流群体,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次文艺复兴。

宋朝是如何在国富民乐的基础上,实现文化昌盛、文明繁荣的?在由富及贵的过程中,贵族精神的精髓又是如何养成及传承的?随着宋宴餐桌美学的呈现,嘉宾们展开了一番对于宋人精神的追寻与探讨,以及人类从过去到未来、文明演进与进化的对话。圣塔菲研究院学者Brian Arthur在著作《技术的本质》曾有阐述,技术的进化来自之前已有技术的组合进化,带来指数级增长。技术如同生命体一样,自己创造自己,具有生物进化的特质。对此,席上的嘉宾沙烨提问John Chisholm,他不确定技术的进化是有一个特定方向的,对此John怎么看。

John Chisholm回答说,他也不认为技术的进化会如同“发展”或“渐进”,朝着某个方向而去。而更类似于“血统这种相关联的纽带,事物的衍生取决于过去以往对象的集合。而与人类进化所不同的是,人类是有父母基因传承的,因此充满个体差异性。而技术的进化是自我创生的,是对现象的捕获和利用中重新组合。所以未来人类与技术两种进化的形态,没有太大的可比性。那么,我们现在的生活几乎被技术所左右,人工智能会否最终替代人类?人工智能的发展,是否又需要管制,否则将威胁到人类的生存?

席间的嘉宾马峰分享了一个观点,人们容易把“人工智能”与“类人工智能”混为一谈。人工智能是为了特定技能和任务、目标而设计的人造智能。类人类智能,指与人类思考能力、方式、行为相接近的人造智能,没有特定场景。目前我们所取得的突破,还仅停留在特定场景上的“人工智能”,而“类人工智能”的发展还为时尚远。

而携车网的创始人章正超认为,借用他的朋友《北京折叠》作者郝景芳的观点,从未来教育与人才培养的角度,人类与机器不同的核心能力在于,一是创造力和感受力,二是愿景与情怀,三是复杂情商的领导力。总结而言,是Heart and Soul

章正超说,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从来不是呈直线一路往上,而是随着不同历史时期的环境变化,产生波段性的高低起伏。我们通过和环境交互产生个体意识,通过记忆积累个体体验,通过情绪产生直觉,通过语言沉淀社会知识结构和集体智慧,才进化出地球环境中最高等的社会化生物。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进化出一个新物种,比人类更适合竞争与生存,我们也应该以平常心对之。因为没有一个物种可以永远统领世界。

接着,石岚女士预告了John Chisholm关于创新与创业的著作《Unleash Your Inner Company》中文版即将发布。John介绍说,这本书集合了几十家创业公司的失败案例。和Peter Thiel 《从01》偏重于概念层面有所差异,他的这书本更聚焦于落地实践。

嘉宾们最后纷纷表示,非常欣赏这样将未来科技话题与中国古代文化碰撞的宴席形式。期待宋朝的风雅和精致能融入今后的生活,在科技与人文的交叉路口,一起结伴同行。

来源:雍福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