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百年股票史:最终还是赌国运

2018-11-8 投资银行在线

1951年的春天,道琼斯工业指数在2500点左右波动,格雷厄姆教授对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学生们说:自1896年道琼斯工业指数诞生以来,几乎每一年都会出现在2000点以下交易的情况,建议学生们等到指数再次到2000点以下后有了足够的安全边际后再进场。

格雷厄姆的建议在学生当中具有很高的可信度,传说有学生说一边上他的课,一边在市场上执行他在课堂上给出的建议,盈利不仅可以覆盖学习期间的所有学习费用和生活费,毕业后还能留下不小一笔人生启动资金。

然而,在格雷厄姆一生中最优秀的一个学生,在1951年毕业后并没有听从导师的建议。

那个学生就是巴菲特。因为自1951年之后,道琼斯工业指数再也没有回到过2000点……

01

巴菲特的“幸运”

半个世纪后巴菲特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回忆到格雷厄姆给他这一建议时称:

当时我手里大约有1万美元,如果我当时听从了他的建议(等2000点的底),我现在手里应该也就只有1万美元。

格雷厄姆这不是在毕业的时候特意坑学生们么?当然不是,格雷厄姆在做出这一建议时具有很好的历史经验和数据的支撑。

图:1951年前道琼斯工业指数的历史走势

从美股1951年之前半个世纪的历史来看, 确实就像格雷厄姆所“忠告”的那样,指数在围绕2000点上下波动,根据安全边际的原则,确实应在等2000点以下后再买入会比较安全。

但是1951年毕业的巴菲特这次并没有听从导师的建议,而是“满仓做多”,巴菲特真的是太“幸运”了,因为自1951年之后,道琼斯工业指数再也没有低于2000点过!

图:自1951年后道琼斯指数再也没有低于过2000点!

但巴菲特不仅仅是“幸运”这么简单,其当时做出的决定跟人类百年股票史所展现出的规律是吻合的。 

02

股票最终“拼的”是国力国运

1899年12月31日,在全球股票市场中美国市场的占比仅为15%,当时大英帝国仍在的英国占到25%,德法分别占13%和11.5%。

但到了2017年年底,一家独大的美国其股市已经占到了全球份额的51.3%。

图:2017年全球股票市场各国占比

自“幸运”的巴菲特大学毕业后开始全身心投入投资美股的事业后,美国在二战胜利后奠定的西方第一强国(且根本没有所谓的第二和第三在竞争)的地位所带来的国运优势,完全反映在了股票市场上。

而美国的情况并非孤例。

1900年当时表面强大的俄罗斯帝国占全球市场的份额紧随其他欧美列强之后,占6.1%。但是1905年输掉了日俄战争,1917年又爆发了十月革命,在此后的冷战中作为苏联主体部分节节败退,最终又遭受苏联解体冲击的俄罗斯,百年来国运一直在衰落,而其股票的市值在全球份额中已经仅剩0.78%,仅比泰国和沙特多一点。

图:2018年9月俄罗斯股票市场市值与其他国家对比

可以想见,如果巴菲特出生在俄罗斯而不是美国,结果将是乞丐和股神的差距。

而纵观1900年和现在各国股市在全球的比重,俨然一副当时和现在国力国运的“镜像图”。

图: 1900年各国股市占全球的比重

图:截止2018年9月全球各大交易所总市值情况

根据以上数据可知,美国占比43.7%,中国(上海+深圳+香港+台湾)14.86%,欧洲11.63%,日本7.48%。

如果再将时间拉近一点,从日美之间股市的占比来看,也可以看出国运对于股市长期投资而言具有的决定性作用。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日本经济的狂飙突进,让日本股市开始挤压美国在全球的份额,但日本泡沫被击破后,其股市份额开始随着国运回撤。

图:日本的进击与回撤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巧合,回看上证指数过去近30年历史,形态与1951年巴菲特毕业前的美股相似,仿佛也一直在围绕一个2000点“中线”剧烈地上下波动。

图:上证指数过去近30年走势图

来源: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VIP金卡会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