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危机爆发?摩根大通保守预计美股跌20% 新兴市场跌48%

2018-9-14 华尔街见闻 李丹 投资银行在线

timg.jpeg

和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的创始人达利欧一样,摩根大通的新近报告也让2020年成为危险的时点。报告预计,下一次危机可能两年后就爆发,

摩根大通基于经济扩张时长、下次衰退可能时长、危机前杠杆程度、资产价格股指和去监管及金融创新水平的模型预计,下一场危机中:

  • 美股将跌约20%;

  • 美国公司债的收益率溢价将上涨约115个基点;

  • 能源价格大跌35%,基础金属跌29%;

  • 新兴市场国家国债息差扩大279个基点;

  • 新兴市场股市暴跌48%,其货币跌14.4%。

报告指出,根据全球性金融危机曾经的表现,而且考虑到其相对一般的衰退/危机来说可能没有预警,以上属于比较克制的资产表现预测。在此前经济衰退及其后的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标普500较巅峰跌去54%。

报告特别提到,由于市场流动性结构性不足,所以下一次危机到来时,这些资产的表现至少会持平历史上危机期间的正常水平。这是在暗示,流动性不足可能让危机期间的资产表现更糟。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周一发布的另一份报告中,摩根大通强调了自2008年以来金融市场流动性持续减少的危险。

上述报告名为“流动性大危机”,其指出,从主动到被动资产管理的转变、特别是主动价值投资者减少削弱了市场防止大规模撤资的能力,以及从中恢复元气的能力。在股票资产管理账户中,主动管理账号目前仅占约三分之一,主动的单一姓名交易仅占交易量的10%左右。这种转变消灭了准备在市场混乱时买入低价公共证券的庞大资产池。

除了流动性,预测下次危机的摩根大通报告还强调,下一次下跌持续多久是未知的一个重要因素,它将衡量情况会有多糟。衰退持续得越久,通常对市场的打击就越大。

无独有偶,最近达利欧也发出警告,称两年后可能迎来经济衰退,将催生严重危机。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到,达利欧本周二在携新书理解大型债务危机的模板》(A Template for Understanding Big Debt Crises)做客CNBC时表示,目前正处于第七个年头,这种状况还能持续两年左右。之后,衰退将催生一场更缓慢、更严重的危机。

从社会和政治问题的层面出发,我认为下一次危机会更为严重,处理起来也更棘手。

下一次危机将不会跟此前一样是一次大爆炸式的危机,而将是一场增长更缓慢、收得更紧的债务危机,并将带来更大的社会影响和国际影响。

达利欧指出,一旦利率上升到足以抑制经济扩张的地步,经济就会在社会贫富不均极其严重、民粹主义节节升高之时衰退,政治因素将使下一个拐点变得复杂。

由于货币政策已经处于最为宽松的水平,效用随之降低,市场或将被迫应对那些前所未见的问题——比如养老基金的崩溃和缺乏资金支持的医保福利等等。一切均将引发公众更为强烈的反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