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底的大多都死了,死因有三个

2018-9-12 投资银行在线

01

又到了猜底的时候。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诀窍。

比如,一些人信奉:行情总在绝望中诞生。意思是,一旦大家足够绝望了,大盘就见底了,行情就来了。

投资大师彼得·林奇曾经提出过著名的鸡尾酒会理论,大意是:当他去参加鸡尾酒晚会,没有人再跟他聊股票的时候,说明市场就见底了。

还有人说:当大家都在猜底的时候,就说明市场离底部不远了。

当然,这些判断都太感性了,也太粗放了。连林奇本人都说,他从来不会拿这个方法去预测股市。

专业分析师经常用来判断底部的方法是:看估值。

从估值来看,A股的确见底了。如今,A股整体(非金融)的PB是1.9倍, PE是20倍,估值水平已经与前几次历史市场底部十分相当了。

所以,一些信奉“便宜才是硬道理”的价值投资者,早已经磨刀霍霍地进场捡白菜了。

但是,有经验的价值派会说:比估值更重要的,是基本面。因为我们需要的是便宜的名特优,而不是低贱的大路货。

实际上,看基本面,现在的情况并不算糟糕。当前A股业绩的增速在12%左右,比前几次历史底部中的情况要好很多。

那为什么大盘还是在跌呢?

对于这个问题,价值投资者回答不了。他们只能把这一切归咎于特朗普疯狗式的恐吓以及国内的吧啦吧啦(此处隐去1万字),最重要的还是市场的非理性恐慌。

每到这个时候,就有一些人把旧账翻出来说:这些分析师的话不可信,过来看看,当年他们是如何把我们从6000点忽悠到1664点的?

于是,“老乡别走”就成了熊市中,广大股民的口头禅。

02

价值投资者回答不了的问题,在趋势投资者来看,其实很好回答:趋势一旦形成就很难回头。

用趋势投资的祖师爷——利弗莫尔的话来说就是:股价总是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前进。

所以,虽然股价已经很便宜了,因为还在下跌趋势之中,就会继续下跌。这个时候去抄底,就是在接“下落的飞刀”。

顺势者昌,逆势者亡。

在过去20年中,为什么任志强总是能精准预测楼市的方向?无他,只不过因为,在长达20年的房地产大牛市中,任大炮坚定站在了多头的这一边而已。

这几年,为什么“多头总司令”李大霄总是一再因为他发明的各种“底”而遭遇群嘲?无他,因为A股一直有着牛短熊长的传统。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当死多头,是要死人的。

在美国也是这样。

股神巴菲特的成功,可以归结为他说过的一句名言:“古今中(美国)外,没有人是靠做空自己的国家而发财的。”在迭创新高的美股中,坚定做多是他成功的重要法宝。

被称为“华尔街之熊”的利弗莫尔,曾在1929年大萧条中,通过做空股市净赚1亿美金,成为当时全世界最有钱的十个人之一。但是,他最后为什么会变得穷困潦倒,以至于饮弹自杀?这是因为,他一直在与上升的美国国运做对抗。

已故的周金涛,留给世人一句话:人生发财靠康波。他认为:很多人的财富,看起来是靠自己的能力积累起来的,实际上归根结底是康波(趋势)给他的。

所以,与买便宜货的价值投资者不同,趋势投资者的交易原则是:永远不要和趋势对抗。在没有出现反转信号之前,就要永远坚定地站在趋势的这一边。

现在,反转信号出现了吗?如果没有,既然股价还在下跌,那就不要轻言见底。

03

价值投资者可能要反驳了:股价哪会只跌不涨。价值只会缺席,但不会迟到。

趋势投资者会说:价值的确只是迟到,但问题是,你不知道它究竟会迟到多久。

著名投资大师,霍华德·马斯克在他的《投资最重要的事》这本书中提到过类似的观点,他说:均值回归好比钟摆,我们知道它一定会左右摆动。但是在股市中,你永远不知道这个钟摆,会在时钟的两端停留多久。

就像现在,全世界的人都觉得:美股要见顶了,A股快见底了。

但现实却是:期待中的美股崩盘一直没来,想象中的A股止跌一直遥遥无期。

04

抄底的大多都死了,死因无非两种:

第一种是:只看估值,不看价值(基本面)。

第二种是:只看价值(均值回归),不管趋势。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在鼓吹“价值无用论”以及“趋势万能论”。如果是这样,就很容易陷入第三种死法,那就是:

只懂趋势,不看价值。

在我看来,趋势也是价值的一部分,而价值其实就是最大的趋势。只有真正的价值投资者,才会重视趋势的价值。也只有真正的趋势投资者,才会明白价值的重要。在股市中,价值是用来选股的,而趋势是用来择时的。

这样的道理,放在其他领域也适用:

在创业中,站在风口(趋势)上,猪都会飞。但是,创业并不是要一味地追逐风口(趋势),创新(价值)才是最大的风口。

在个人成长中,虽然,除了个人努力(价值),还要考虑历史的进程(趋势)。但是,就算站在历史的潮流中,如果不足够努力,也只会成为时代的炮灰。

无论股市是好是坏,有一件事永远有价值,那就是学习。只有掌握了正确的投资方法,才能在未来的牛市中满载而归。

作者:投行大师兄

来源:投行大师兄(ID:touhangdashixion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