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J之后,互联网第二梯队为何纷纷涉足金融?

2018-9-11 21世纪商业评论 投资银行在线

BATJ之后,互联网第二梯队为何纷纷涉足金融?

BATJ的光芒过于耀眼,尤其蚂蚁金服、腾讯金融估值千亿美元下,遮蔽了第二梯队互联网公司的金融野心。

当小米金融或分拆、360金融计划上市等消息传出时,有心人赫然发现,网易、新浪、小米、美团、携程、滴滴、360、58同城、字节跳动等“第二梯队”成员,均在金融领域布下重阵,覆盖支付、理财、信贷、保险等板块,借助流量优势,并结合自身业务和牌照,正形成差异化的金融版图:

新浪入局较早,以支付起家,拓展了理财平台“微财富”、房地产金融平台“房金所”,以及操盘宝、猫基金等产品,又在2018年增加保险板块,只因缺少特定消费场景,金融与业务的协同性较弱。

奇虎360同样受限于场景,且金融牌照资源贫乏,以现金贷“360借条”和理财产品“你财富”为主,筹划的分期商城或于2018年下半年上线。

网易金融集中在支付、信贷、理财三项业务,借助网易优选、考拉海购等场景,发展了分期借贷产品,2018年初,上线“网易星球”板块,进军区块链。

滴滴、美团、携程、58同城等平台,消费场景显著,均推出了面向C端的分期贷款,58同城之外,其余几家还推出面向平台内商户的小微贷款,既增加业务收入,又强化与商户的关联,名利双收。

软硬件兼修的小米,金融布局相对齐全,与新希望集团、红旗连锁等联合发起新网银行,持股29.5%,已斩获稀缺的银行牌照。

《21CBR》记者调研发现,第二梯队布局金融的总体思路,多以支付起家,再依据公司资源和能力——特别是流量、场景和牌照,渐次发展特色化的理财、分期、保险、银行等业务,已悄然开辟出一片天地。

支付入口

支付业务是金融科技的入口,可承载流量引导、数据积累和场景搭建等基础功能,是第二梯队发力金融的关键落子。

网易、新浪先后于2012、2013年取得支付牌照,2015年3月,央行暂停颁发支付牌照,提高了后来者切入支付的成本,多家公司以曲线方式获取牌照,历经波折,甚至有的因“无照经营”受罚。

2016年,小米以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取得牌照,之后滴滴、美团复制了收购的方法。2018年5月,360旗下深圳奇付通拿到“非金融机构支付业务设施支付认证”证书,据说是获批支付牌照的先兆。迄今为止,58同城、携程等尚未拥有支付牌照。

新浪是较早进入支付的一家,2011年成立新浪支付,次年2月推出在线支付工具“微博钱包”,用于手机充值、购买微博会员和领取优惠券,后与百度同批次获取支付牌照。当时,微信支付刚刚诞生,C端的移动支付市场中,“双寡头”格局尚未形成,大有机会。

新浪支付一度是新浪微博商业化的重要部分。2013年,新浪上线信用支付服务“信用宝”,为用户授信额度,初次支付时无需绑定信用卡,扩大了新浪支付的潜在用户规模。推出“信用宝”时,新浪CEO曹国伟曾期望,以支付为基础的金融业务,将成为新浪未来重要的收入来源。

2014年春节,格局突变,微信支付推出红包功能,短时间内使用人数飞涨至500万,之后两年,微信支付和支付宝迅速把持中国移动支付市场,其余企业总份额降至10%以下。

2014年,阿里巴巴入股微博,后者账户与支付宝随即打通,即便微博体系内,新浪支付也逐渐让位于支付宝。

值得注意的是,支付市场发展空间受限,并未消弭互联网公司追逐的热情,支付牌照的市场转让价仍是水涨船高,为寻求一张牌照,有的不惜斥资数亿元收购持牌公司。

代表性案例是,2016年初,小米收购第三方支付企业捷付睿通65%股份,间接获取支付牌照,随后上线支付功能MI Pay。此前,小米已推出“活期宝”“基金宝”和小米贷款,支付的出现,补齐了金融业务的缺口。“软件互联网生态中,支付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只有补齐这部分,整个生态才能成为闭环。”小米支付负责人如是评价。

小米同时坐拥在线应用和硬件设施,常见的线上“远程支付”外,也可在手机、手环内配置NFC近场支付功能,双管齐下,增加小米钱包的使用率。比如,2018年5月发布的小米手环3,即配置了带有NFC功能的版本,可替代公交卡功能,该产品将于9月上线销售。

2017年12月,滴滴也斥资3亿元收购支付牌照。尽管支付风口已过,但是,鉴于支付在整体布局中的入口价值,但凡金融业务抱负远大的公司,入局的愿望从未消失。

消金变现

支付只是入口,消费金融方是变现的核心业务。

第二梯队布局消费金融大体分两类:其一是“强场景类”,以金融促进主营业务,收益的重要性则在次位,网易的“去花”、携程的“拿去花”、58月付、小米商城内的分期业务均属此类;其二是“弱场景类”,借助流量优势,重在金融业务的盈利,与主营业务协同性较弱,该类型以信用贷为典型代表,如360借条、新浪代还、58钱柜等。

2017年8月,网易在考拉海淘平台上线分期业务“去花”,产品参考了现金贷产品“网易来钱”的风控模型,共享了用户白名单等资源,仅有受邀用户可看到“去花”入口。网易为目标用户提供了平均6000元、最高5万元的授信额度,无消费门槛以及44天的免息期,最多可分12期还款,利率低于14%。

分期业务有助于提升商城客单价和GMV。据网易介绍,在考拉平台,“去花”用户平均客单价是普通用户的3-4倍,未来计划接入网易所有消费场景,游戏、租房、旅游都在考虑之内。

携程 “拿去花”的原理相似,支持火车票、酒店押金、机票和度假分期,最高12期还款。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6月,为保证“拿去花”的资金来源, “华泰-携程金融拿去花第一期资产专项支持计划”在深圳交易所“储架发行”,为业内首个互联网+旅游的ABS项目。

360借条是“弱场景”的代表,主打个人及小微信贷业务,上线于2016年。相比其他互联网公司,360金融牌照较少,在支付和银行领域尚属空白,赶上现金贷风口的360借条,由此成为360金融的支柱业务。据报道,2017年,360借条的借贷规模约为400亿元,实现单月盈利,并已完成业务拆分和独立化运营,准备冲刺上市。

360借条的优势在于流量,奇虎360拥有近百款App,其中360手机卫士月活达1.4亿,360手机助手月活0.94亿,清理大师、360浏览器等也均超过5000万,尤其现金贷新政落地后,限制了借贷利率,降低了盈利空间,获客成本成为比拼要素,流量优势也愈加重要。

但是,360以网络安全为主业,与同级别互联网公司相比,缺乏消费场景,除引流和品牌外,无法提供生态支持,对金融业务助力有限。当然,360正在尝试突围,360借条App内已上线了分期电商,包括家具、手机等多个品类,并传出360将上线独立运营App的分期电商消息。

此外,布局消费金融的公司,往往涉及基金、股票等C端业务。以新浪为例,新浪金融App内提供股票基金、货币基金等多种产品,并支持股票开户。

BATJ之后,互联网第二梯队为何纷纷涉足金融?

小贷固本

美团、携程和滴滴,连接众多商户,也同步发力小微贷款。

小贷是美团金融的重要产品。2016年12月,美团点评获得“重庆三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开业批复,两周之后,银监会宣布同意美团参与筹建吉林亿联银行,一个月内连续获得小额贷款和银行牌照,随后,美团小贷上线。

美团面向商户的贷款产品分为两种,其中,极速贷初始最高额度为5万元,商户无需申请和抵押即可使用;经营贷初始最高额度50万元,商户须经线上申请和审批,两款产品的万元日息为2.6元,按余额计息。2017年,两产品最高额度分别提升至15万和100万元。

美团小贷主要面对餐饮商户,为他们开分店、装修升级、扩大经营提供资金支持。有体验文章提到,在收到申请后,美团会安排融资服务经理电话辅导商家,线上完成贷款手续,最快1个工作日到账。

至于持股28.5%的亿联银行,吉林省金融办资料中,显示亿联定位为生活服务网络银行,以“微存易贷”为差异化发展战略,以“厚贷小微”和“深耕三农”为发展方向。

业内曾推测,亿联的主要目的是为美团小贷提供资金支持,不过,这种推测从未得到证实。相反,美团小贷的合作方为另外两家民营互联网银行:网商银行(现已停止)和小米持股的新网银行。

美团有商户资源的天然优势,截至2017年底,已拥有500万商户,全年平台交易额3600亿元。借助交易额、点击量、评价等数据,美团可推断小微商户的信用状况,搭建风控模型,决定放款与否以及额度、利率高低。小微贷款也增强了美团与商户间的连接,契合2016年提出的“下半场”概念,即不再单纯依靠用户增加,而是加强与小微商户关联,加大服务深度。

美团小贷并非没有挑战:资金端,民营银行资金成本高,而小微商户利润率低,会限制利差空间;用户端,高频合作的商户以餐饮为主,相当部分财务信息不透明、运营情况不稳定,风控模型的数据量较少,难以准确预判逾期风险。

小微贷款也会助推B端商户的扩展。2016年3月,滴滴成立融资租赁全资子公司,为平台司机提供汽车融资租赁服务,即减轻其购车压力,也加强了滴滴的车源基础。2018年3月,滴滴储架发行了汽车融资专项ABS,储架额度100亿,以保障该业务的资金来源。

2018年7月,携程首次发布面向B端商户的借贷产品“驿启装”,为平台内的中小酒店装修提供贷款。驿启装同样分为两种借贷方式:一种是最高额度为100万元的小额流动资金贷,贷款最长期限2年,用于垫付房租、设备升级、扩建与局部翻新;另一种是最高额度1000万元的大额装修翻新贷,贷款期限为1-3年,主要用于酒店装修、翻修和升级。

携程介绍说,将通过平台的多维数据,了解用户对酒店、区域、居住时间的偏好,推测酒店未来的经营情况。

保险试水

在互联网公司涉足的金融业务中,保险的风口显得稍迟。2017年11月,“微信钱包”的九宫格中首次出现保险产品。2018年7月,京东以4.83亿增资安联财险,获得30%股份,间接拿下保险牌照。

第二梯队的进展也值得关注。2018年2月,美团与新浪先后获得保险经纪牌照,此前,小米、滴滴、360均已拥有该牌照。携程的情况较为特殊,2013年,继腾讯、百度后,去哪儿排序第三拿下保险经纪牌照,这成为携程并购的一个意外收获。要说明的是,这些均为保险经纪牌照或代理牌照,在经营内容、区域上多有局限,无法直接参与产品的设计开发。

互联网公司发展保险业务,理想丰满,未来三年,互联网保险的保费规模可达到3000亿到4000亿元。现实很骨感,一则需求较弱,相比支付这类高频业务,保险并非“刚需”,有统计,保险产品的广告流量转化率仅为3%-5%;二来盈利不易,保险行业成本高、流程复杂,经营难度大,即便持有高含金量“互联网保险牌照”的四家险企,也仅易安保险实现小规模盈利,众安保险、泰康在线、安心保险至今仍告亏损。

第二梯队进军保险,一种典型路径是推“场景险”,因其与场景结合度高、保费低,相较传统保险产品,更易于推广。

美团是“场景险”路线的代表之一,2015年4月,与中国人保、众安保险合作推出互联网食品安全保险,以保证美团外卖的用餐安全。如果用户食用外卖后出现安全问题,可在线提交医疗证明等材料,快速获得保险赔付。

2017年,美团外卖又上线“准时保”业务,主打“晚到赔付”概念,当订单实际送达晚于预计时间15分钟,赔偿订单实际支付金额30%,晚30分钟,赔偿70%。准时保上线后,因形式介于增值业务与保险之间,当时尚未持有保险牌照,一度被指非法经营,直到获批拍照后才被正名。至于实际经营效果,未见公开数据。

“场景险”的保费规模受限于场景,第二梯队的新浪、小米,则选择成为传统保险产品的线上销售,腾讯微保、蚂蚁金服的定位也是如此。

2018年2月,新浪联手旗下控股的兴民保险,在微博钱包内上线保险产品,提供旅游险、健康险和碎屏险三类产品。因兴民保险只提供保险经纪服务,旅游险的承保方为安联财险,碎屏险承保方为华安财险,后续上线的健康险分别由泰康在线和百年人寿承保。

在金融App和公众号“小米保险”,小米提供的保险产品更丰富,总计34款,涉及医疗险、重疾险、车险、碎屏险等,合作对象包括平安财险、阳光财险、中安在线等多家险企。

传统产品线上销售需求相对弱,又受限于繁琐的核保和理赔流程,比如健康险产品需要检查投保人身体状况,纯粹的线上申请价值有限,线上渗透的过程较为艰难。

需求不明、销售复杂、监管严格,诸多条件所限,不难理解,互联网保险为何迟迟未迎来风口。不过,一旦变革来临,未来数年内,保险有望跻身各公司的核心金融业务。

至于银行、证券等其他稀缺牌照,鉴于金融监管从严,除了小米、美团两家已先期染指银行业务外,其他第二梯队成员的突破恐怕会艰难许多。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