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笑“熬”A股江湖:从凌厉“出招”,到被市场教育的没脾气

2018-8-1 市界 投资银行在线

A股可能比任何一本武侠小说里的江湖都难混,阳光私募在A股中磨砺14年,从出招凌厉,到被市场教育的没脾气。今年2月至7月,沪指跌了近一千点,两年的慢牛,五个月熊完。有同事开玩笑,现在的市场,飞花摘叶皆可为剑,不过是剑剑刺向我的心。

私募笑“熬”A股江湖:从凌厉“出招”,到被市场教育的没脾气

A股市场是个江湖。

不同于国外成熟证券市场,A股更接近于“散户江湖”。上交所统计年鉴显示,从2007年至今,上交所每年的交易额80%以上都是由自然人投资者贡献,2016年自然人投资者交易达85.62%,专业机构仅占12.21%,此外沪股通占比0.75%,一般法人占比1.41%。

金庸笔下的独孤求败一生经历利剑无意、软剑无常、重剑无锋、木剑无滞、无剑无招五剑境界,弱冠以前持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40岁后领悟手中无剑、心中无剑,在江湖中不断成长。而A股市场创立近30年的江湖里,阳光私募历史14年,也粗略经历过利剑无意、软剑无常的风格变换。这两三年市场高呼价值投资,茅台、美的两年涨近3倍,漂亮50的惊艳走势,大概可算走向“重剑无锋”。

私募凌厉“出招”

从2014年赵丹阳与深国投信托合作,成立国内首只阳光私募产品——深国投·赤子之心(中国)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到2018年上半年,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登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8827家,已备案私募证券投资基金35983只,基金规模2.54万亿元。历时14年,平均每家私募管理资金规模不到3亿元,可以说私募是比散户更机构,比公募更散户的存在。

独孤求败弱冠以前喜欢用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阳光私募在A股也是一样。2015年股灾之前,私募牌照放得比较松,行业发展粗犷狂放,一些牛散自己做大做强后,就顺手申请块牌照,招人做起私募。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数据,2015年1月底,协会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6974家,12月底为10965家;而到2017年1月底,协会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仅7908家,12月底为8467家。

我老板就是这个发展路径。十多年前他用家里给的本金进入股市,从此专心炒股,十年后本金翻了一千倍。他不会看估值,也不太懂技术线,但有敏锐的市场直觉,喜欢看新闻找最新的题材股,更胜在朋友多、消息广。前十年最喜欢炒壳、炒重组,埋伏之后享受数涨停板,大约算个消息派。

2014年基金业协会开启私募基金备案制度,私募作为管理人可以独立自主发行产品。我老板抓住机会出来做私募,在江湖混有个帮派自然比单打独斗强。虽然成立了机构,但初时他仍习惯于以前的风格,追消息、追题材,且首发产品正好赶上牛市,顺风顺水。

我老板的风格在市场上绝非个例。2014、2015年A股经历了一轮大牛市,私募的数量和总规模急剧扩张,与市场形成正循环。从2014年6月13日到2015年6月12日,沪指一年时间上涨151.81%,创业板指数上涨185.19%。这期间市场的热门词汇是题材、重组、壳,2015年最耀眼的(当然你说辣眼睛也可以)股票是特力A、兔宝宝、海欣食品、梅雁吉祥等等。

市场教育转向成熟

但股灾过后,尤其是2016年、2017年开始,事情发生了变化。证监会每周通报的违法案件明显增多,主要包括内幕交易、股价操纵等,最大一单来自徐翔,引发全市场围观。

同时,我老板发现他的方法越来越不灵。没有业绩的公司,即使傍上最前沿的题材也无人追捧。收购、重组不再是股价飙涨的致胜法门,如果重组预案不够好复牌直接补跌。还有送股后股价会上涨填权这一毫无逻辑的经验理论,终于失效了。

市场发生这些变化有其必然原因。A股从牛转熊,投资者风险偏好会下降,更关注公司业绩底而不是未来的梦。而且大家在2016年受伤颇深,更加小心翼翼。据上交所年鉴,从分类别投资者盈利情况来看,2016年只有沪股通盈利33亿,自然人投资者亏损7090亿,一般法人亏损9820亿,专业机构亏损3171亿。更何况证监会态度鲜明反对炒妖股,个股连拉两个板就会停牌自查。

与此同时,券商研报标题频繁出现“大象起舞”,A股最耀眼的股票是茅台、美的,最热门的词汇是“漂亮50““消费升级”“价值投资”。资方在调研一家新私募时,得先把它交易数据调出来做归因分析,进而判断你的投资风格,对纯投机型、事件驱动型的,即使收益高也很难进白名单,若是回撤还高,那就完全没可能了。

所以A股已经拿起玄铁重剑,参透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前段时间币圈大佬李笑来一段录音被公开,他说,如果你随波逐流地认为价值投资是对的,那你注定是个傻X平庸的人物。他这么说或许是因为他身在数字币圈,但这话不无道理。对于投资股票来说,只有能长期赚钱的方法才是对的,价值投资或许是对的,这点巴菲特已经证明了,但如果你随波逐流地认为价值投资是对的,或许还是接盘的命。而在漂亮50陡峭的K线下,有多少巴菲特,又有多少随波逐流。

我老板虽然意识到应该转换风格,但不知如何入手,十余年的投资习惯也没法说改就改。做惯了小盘股,挣惯了快钱,大概不太容易静下心来陪着标的公司增长业绩。不过他知道得尊重,和市场作对绝没好下场。

新的投资总监偏重选股,清仓了老板原来的持仓,新换的票有市场热门的茅台、平安,也有不被券商注意的冷门票,全都经过调研、建模,有自身业绩增长的逻辑。同时他并不止拘于价值投资一种风格,在管理好仓位的基础上,不排斥一些短线机会。券商来进行归因分析后,分析出来不属于任何一种风格,倒是和星石的风格有点像,算是在无锋的重剑外又包裹了一层无常的软剑。

真成熟?还差得远

与其说A股已转向价值投资,我更倾向是整体风险偏好下降后的表现。目前A股散户净交易额仍保持80%以上,且从未出现趋势性下降,私募平均管理规模也不到3亿元。一次牛熊转换也不可能让大多数人彻底变性,因为2008年那次转换幅度更大,下一个牛市来临时,最受欢迎的投资风格没准还是简单粗暴的“一把梭”。

独孤求败经历五剑境界成为江湖传说,但A股可能比任何一本武侠小说里的江湖都难混。今年2月至6月,沪指跌了近一千点,两年的慢牛,五个月熊完。有同事开玩笑,现在的市场,飞花摘叶皆可为剑,不过是剑剑刺向我的心。

从3年到5年的存货周期(基钦周期),到50年、60年的长周期(康德拉季耶夫周期),能够穿越周期波动的,才有概率成为长期大牛股。价值投资的目标是寻找这样的大牛股,但在牛熊转换、错杀中能不能拿得住,是基于对公司、对市场的深刻理解后的信念。

或许手上用的哪把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里有没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