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摊牌”前夜,郭树清强硬发声表态贸易战!对股债汇市各有预判,主要讲清六点问题

2018-7-6 投资银行在线

中美“摊牌”前夜,郭树清强硬发声表态贸易战!对股债汇市各有预判,主要讲清六点问题

即将到来的7月6日毫无疑问是中美贸易战是否“摊牌”的关键一天。

按照美国政府的公告,美国将在这一天对数百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是否加征关税做出最终决定。

在这关键一天来临之际,7月5日,来自商务部、银保监会、央行均对中美贸易战做出最新表态。

先是商务部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重申中国的立场:美方挑起了这场贸易战,中方决不打第一枪,但如果美方实施征税措施,中方将被迫进行反制。

随后,央行、银保监会官网均刊登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答记者问。

中美“摊牌”前夜,郭树清强硬发声表态贸易战!对股债汇市各有预判,主要讲清六点问题

郭树清表示,美国挑起的贸易战最终难以持续,我国经济有较强的承受力,中国经济的进步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扭转的。国际贸易摩擦确实有可能诱发一些问题,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可怕。最重要的是要坚定道路自信,合理引导预期,充分发挥改革开放的根本动力作用。

在郭树清的答记者问中,主要回应了以下几方面热点问题:

1、谈美国贸易逆差:

美国以解决贸易逆差为借口挑起贸易战难以持续。美国存在贸易逆差,并不意味着美国因此而吃亏。

2、谈在华外国企业的利益:

中国的外商投资企业在对美出口中超过一半,打击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很大程度上是打击多国企业,包括众多美国企业。

3、谈中国经济承受力:

我国经济有较强的承受力。经过近些年的调整,中国经济增长已从过度依赖投资、出口,转向消费为主较为均衡的拉动作用。从整体上看,中国贸易顺差绝大部分由民营企业和合资企业实现,这类企业最具活力、最富韧性。来自外部的任何压力,最终都会转化为发展的动力,客观上会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4、谈贸易战对中国金融的影响:

我国金融体系总体运行平稳。伴随着国民经济的稳中向好,银行业、保险业和证券业经营安全稳健。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提升,平均估值水平在主要经济体中居于低位。国际投资界普遍认为,中国资本市场已显示出较好的投资价值。

5、谈美国打算限制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

任何一个国家实现现代化,归根结底要靠本国人民自己努力奋斗,绝不可能靠别人“恩赐”,也不能靠所谓“强迫技术转移”。中国经济的进步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扭转的。

6、谈改革开放:

国际贸易摩擦确实有可能诱发一些问题,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可怕。最重要的是要坚定道路自信,合理引导预期,充分发挥改革开放的根本动力作用。金融领域将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特殊时点的特殊表态

郭树清在美国政府对数百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是否加征关税做出最终决定的前一天公开回应贸易战,无疑是一种代表中国政府的表态和“宣誓”。

更为重要的是,此次他是同时以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的身份发声,这或许也代表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一种表态。

7月2日,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并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等相关工作,郭树清为新一届金融委成员。会议认为,当前我国经济正向高质量发展迈进,市场主体韧性强,国内巨大规模市场的回旋空间广阔,完全具备打赢重大风险攻坚战和应对外部风险的诸多有利条件,对此充满信心,下一步各项工作都将按既定方案有序推进。

尽管2日官方发布的金融委会议的新闻通稿中未提贸易战,但从金融委开会不久后郭树清就出面表态看,金融委会议上也对贸易战做出了相应的讨论和部署。

近几日多个政府部门高层频频表态中美贸易战,源于6月中旬中美两国发生的一轮贸易摩擦。

6月16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措施,同时对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随后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对其余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布。

“美国货物贸易逆差并不意味美国吃亏”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反复提及,中美之间存在巨大的贸易逆差,这损害了美国利益。针对这一说法, 郭树清予以了直接回击。

郭树清表示,美国在货物贸易中存在较大逆差,成因有多个方面,但丝毫不意味着美国因此而吃亏。恰恰相反,美国贸易逆差的形成和持续,是其经济科技创新能力、高端服务业竞争能力以及在国际货币金融中特殊地位的反映。正因如此,美国才能长期享用来自世界各地多种多样物美价廉的商品,以及源源不断的低成本资金,中国在这两个方面转移的价值量都占极大比重。

郭树清表示,由于新兴市场经济体能够高效率低成本生产海量产品,过去20多年里,美国、欧洲不再受通胀折磨,而且能够较快地从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复苏。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利润不断翻番。它们在中国有庞大的商业存在,销售额数以万亿美元计。在中国进出口总额中,外商投资企业占比接近一半,在对美出口中已超过一半。打击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很大程度上是打击多国企业,包括众多美国企业。

“挑起贸易战既是对目标国家的发难,更是对自身经济的损害。这场贸易战最终难以进行下去。”郭树清说。

“我国经济有较强承受力”

面对外界所认为的中美贸易战会不利于中国经济发展的担忧,郭树清也是提出了积极看法。

他认为,我国经济有较强的承受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应对各种困难和风险方面具有明显的制度优势。但是,这与所谓“国家资本主义”毫无关系。经过近些年的调整,中国经济增长已从过度依赖投资、出口,转向消费为主较为均衡的拉动作用。我国实行全方位开放,对外经贸并不完全取决于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

中国经济已经成为比较典型的大国经济,产业体系完备,内需潜力巨大,13多亿人口的消费市场继续保持快速成长。我国商品市场和就业市场弹性都比较强,涉外经济部门的灵活调整能力更为突出。

郭树清还表示,从整体上看,中国贸易顺差绝大部分由民营企业和合资企业实现,这类企业最具活力、最富韧性。来自外部的任何压力,最终都会转化为发展的动力,客观上会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此外,郭树清也重申了中国会继续推动改革开放的立场。

“我们将进一步加快改革开放步伐。国际贸易摩擦确实有可能诱发一些问题,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可怕。最重要的是要坚定道路自信,合理引导预期,充分发挥改革开放的根本动力作用。金融领域将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优化机构体系,规范市场秩序,不断提高服务实体经济水平。”郭树清说。

“资本市场已显示出较好投资价值”

除了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表达了信心外,郭树清也认为贸易战不会对中国的金融市场环境造成明显的负面影响,并分别对股市、债市和汇市的表现作出回应。

他表示,伴随着国民经济的稳中向好,银行业、保险业和证券业经营安全稳健。6月以来,投向实体经济的资金大幅增加,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总体稳定增长。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提升,平均估值水平在主要经济体中居于低位。国际投资界普遍认为,中国资本市场已显示出较好的投资价值。

1、在股市方面,郭树清表示,上半年,境外资金净流入股票市场1313亿元,境外机构投资者净买入中国政府债3089亿元。

2、在债市方面,郭树清称,信用债市场略有波动,但违约率远低于国际市场平均水平,总体风险完全可控。

3、在人民币汇率方面,郭树清称,人民币汇率经过去年以来的调整,已进入双向波动的合理区间,经济基本面决定了其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可能。作为一个逐渐国际化的新兴储备货币,人民币未来总体上会趋于走强。过去30多年里,凡是看贬人民币、抢购并较长时间持有外汇的居民和企业,最终都蒙受了较大损失。近些年里,一些国际投机者试图通过做空人民币谋取暴利,事实证明他们严重误判了形势。

“中国经济的进步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扭转”

郭树清还对美国打算限制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表态了强硬态度。他表示,中国总体上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科学技术上还有很大差距,但是产业升级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发展是每个国家的基本权利,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升级构成了发展进程。限制他国经济的结构升级,就等于不允许他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

郭树清强调,任何一个国家实现现代化,归根结底要靠本国人民自己努力奋斗,绝不可能靠别人“恩赐”,也不能靠所谓“强迫技术转移”。

他还表示,中外企业开展了千千万万种合作,所涉知识产权问题都能得到妥善解决,已签订的商业合同必须受到相关国家保护。中国以自我革命精神调整工业结构,淘汰落后产能,降低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不仅将推动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而且势必使世界各国都从中受益。中国经济的进步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扭转的。

最后,郭树清再次重申,将坚持稳中求进,加强协调配合,把握好各类政策出台的节奏和力度,就一定能够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为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坚强保障。

来源:券商中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