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吉利全球观:全品牌发力征服欧美市场,冲击全球车企前十强!

2018-6-11 投资银行在线

在全球汽车产业深度全球化、一体化趋势下,中国汽车企业迎来了从容自信走向全球的良好契机。作为中国汽车品牌的领军者,吉利汽车不仅要立足于中国市场,在中国市场做领头羊,还要全面参与全球竞争,进入全球汽车市场的第一阵营,实现让吉利汽车跑遍全世界的梦想。

具体如何实现这一梦想?日前,吉利与壳牌横跨亚欧大陆友谊之旅的收官仪式上,吉利集团总裁CEO接受了DearAuto的专访,进一步阐释了吉利集团的全球布局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解码吉利全球观:全品牌发力征服欧美市场,冲击全球车企前十强!

受访人: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吉利汽车集团CEO、总裁 安聪慧

主持人: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 杨学良

记者:安总,在您心目中是不是已经计划把博越打造成类似于像卡罗拉、高尔夫这种全球最好汽车企业都有的类似的经典车?

安总:博越是吉利三年前实施精品车发展战略转型的一款产品,也是吉利3.0代产品的代表作。在博越之前,大家认为吉利在SUV领域没有建树。实际上,吉利在多年前,在大家质疑的阶段,吉利并没有放弃SUV。吉利对于产品的规划和营销的原则是,做一款车型成一款,所以在博越之前,吉利在轿车领域把基本功做扎实,因为轿车竞争更强,对于产品的要求会更高。同样是轿车和SUV,同样成本的情况下,它的售价是不一样的。SUV相对来说有一定的溢价的空间,所以在轿车竞争非常激烈的情况下,我们打下了基础,同时也在开发SUV。我们当初也计划把博越打造成为一款SUV市场的标杆产品。不仅光是博越,吉利现在所有的产品,在产品的规划、立项、研发、实验、试制、制造、销售服务等方面,既然规划产品,就一定要将这款产品做成明星产品、标杆车型。我们不仅希望博越能在中国市场能有一个好的表现,同时也希望博越能走向国际市场。这一次亚欧之旅就是来验证和检验博越的全球车品质。

我们和壳牌合作,也体现了吉利在跨领域、跨界方面和一些好的合作伙伴,全球知名的一些合作伙伴来进行合作,实现双方共同品牌提升,实现双方的产品有更好的竞争力。

杨总:这次我们把博越开到所在国几个市场上,请当地的媒体参与体验了产品,他们的认可度还是非常高的,也对中国汽车行业的进步和产品水平的提升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安总:博越已经在白罗斯吉利工厂投产,并面向俄白哈市场销售。现在我们也在开发博越的右舵车,满足于东南亚市场。此外,博越将会在马来西亚宝腾将会投产,在今年年底在东南亚市场投放。所以,走向欧洲、走向全球不是一句口号,首先是产品能不能满足当地市场消费者的需要,需要在这些市场上具备强的竞争力,同时还要有实际的行动。东南亚市场它是右舵车,这个开发工作我们在做最后验证的阶段,未来我们还将博越投放其他的一些国家和市场。

记者:英国是吉利在海外的投资重地,吉利已在英国本土开始在投产插电混动车型,又把挑战100度活动最后一站放在英国,此外吉利近日也公布了路特斯品牌CEO更换的消息,目前吉利在英国业务的进展情况如何?

安总:吉利在英国的投资已成为了中英经济合作的一个典范,吉利在英国影响力以及政界、商界的评价都很高。

我们在2006年入股了英国锰铜公司,并在中国成立了合资公司,主要生产英国品牌伦敦黑色出租车。吉利在造第一台汽车的时候就有让吉利汽车能走向全世界的梦想和规划,要成为一个全球化、国际化的一个汽车企业,来参与到全球的汽车行业的竞争中。

2006年,我们入股英国锰铜,学习和了解欧洲市场。这个项目投入的资金并不多,因为这个盘子比较小。我们在2013年,吉利从锰铜的托管机构又100%把它收购了,这个时候我们把锰铜的核心资产掌控了,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成立了LEVC(伦敦电动汽车公司),经过六七年时间的磨合,我们对欧洲市场有了一些了解,通过对锰铜公司一些财务资金方面的支持,以及利用这个平台,引进了大量优秀的工程技术人才,研发和开发新一代的新能源出租车。产品已经走向市场,表现非常好。去年,我们又收购了英国路特斯跑车,占51%股份,全面行驶了路特斯跑车公司的经营管理权。

吉利到目前为止在LEVC的投资已经超过了4亿多英镑。路特斯是全球汽车行业轻量化的鼻祖,在跑车领域里面影响也是非常高的,而且在底盘调校、底盘开发方面都是全球领先的,多次获得了世界上主要的大奖。今年我们将在英国成立吉利全球第五个造型中心,为路特斯品牌提供研发支持。此外,我们还将在欧洲建立吉利全球第五个研发中心,从而形成全球五大造型中心、五大研发中心的研发体系,各有重点,但是也相互支持。

我们在英国的工程中心、研发中心、造型中心都是很好的平台,我们利用这些平台,能够引进、吸引欧洲优秀的、顶级的工程人员和汽车的专业工程人员。世界上最顶级的豪华车很多还是在英国制造生产研发的。比如说轻量化方面,我们可能英国研发为主,把这个技术怎么共享给全球其他的我们中心。目前中国这方面的人才是比较短缺的,吉利对产品的要求比较高,要真正参与到全球的汽车行业竞争中去,首先产品就要比别人有优势的,现在我们在品牌的方面来说,相对来说有一点略少,但是我们要致力于在产品方面要有优势,用产品的优势来弥补品牌方面的优势,这也吉利的策略。

我们日前也发布了路特斯CEO由我们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冯敬峰来担任。实际上,路特斯被吉利接收以后,前任CEO也做出了大量的工作,对于路特斯的发展起到了一个很好的作用,路特斯前期一直是处于亏损的状态,但实际上现在已经不亏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冯敬峰对吉利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物,他来全面负责路特斯,担任CEO,能更好地拉动集团的资源来支持和帮助路特斯,尽快地使路特斯能够恢复到它应有的市场地位、品牌地位。

另外,冯敬峰在汽车行业方面也有超过20年以上的经验,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是有目共睹的。当然我们还有一些负责的CEO、还有CTO、CFO等等,尤其是在专业工程方面,我们现在这个班子、这个团队已经搭建起来了,我想再过几年全球最有竞争力的、豪华运动型的跑车也将会投到市场。

记者:不管是收购沃尔沃,还是现在接管路特斯,吉利醉翁之意肯定都在技术,但吉利现在的技术都输出到海外了,吉利的技术在哪些方面有领先的优势?还有哪些技术还需要通过收购来突破?

安总:技术是无止境的,今天的领先不代表未来的领先,何况今天还落后。吉利通过多年的努力,在汽车的各个领域方面,包括底盘架构、动力轴承、电子架构、底盘调校、轻量化以及NVH、新能源等等核心技术,都得到了很好的掌握,在很多的领域方面都已经远远领先于其他品牌。

吉利并购沃尔沃以后,开发出全球都公认的SPA平台,它的车型出来以后,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评了多个大奖;同时,联合开发了CMA技术架构,也就是现在领克品牌在使用的,沃尔沃40系列在使用的。或者说大家体验到了吉利在底盘架构方面已经是领先于别人的。安全方面,无论在沃尔沃品牌上,还是吉利品牌,还是领克品牌,都远远超于其他的汽车企业。

新能源方面,吉利几天前在宁波杭州湾对外发布了吉利新能源战略,以及吉利博瑞GE上市,搭载着就是新一代的混动系统和技术,节油率也能达到15%。目前全世界用这个技术都是豪华品牌,豪华品牌像奥迪,其他的品牌还没有开始上市。还有PHEV,下步我们会投放的是HUV,基于在混动汽车技术领域方面,应该说实现了平台化,实现了整个技术的领先。这个领先不是概念的,而是通过市场产品已经出来了。

今天吉利和壳牌的活动,大家应该感受到了,我们在收购、并购、合作和其他一些大的品牌汽车公司在整车企业,但是这次你看我们和零部件企业,世界顶级的一些零部件企业进入全方位的合作,这个合作不是简单的买卖关系,你的产品卖给我,或者是我规模化向你采购,实际上我们和壳牌已经有十几年的合作,吉利十多年坚持用这个,因为壳牌全世界是最好的。

这是一门非常专业的技术,发动机现在谁都能造、变速箱现在谁都能造,造一台汽车确实容易,但是汽车到底竞争力怎么样?这个很重要。实际上我们现在用的油品是壳牌专业开发的。现在的降油耗不是说降5%、10%、20%很厉害的,现在15%、20%怎么出来的?有一些是1%、0.5%,一点一滴各个领域去挖掘潜力。我们的变速箱、我们的售后服务、我们保养公里数远远高于其他企业,起码是其他企业的两倍。一方面是保证我的技术领先性,传动效率也高,同时让我们的消费者低成本使用的。这就必须和全球顶级的这些油品专家公司来进行合作,从一开始、从目标设定然后来进行研发、来进行实验、验证,做大量的工作,将近花了6年的时间。最后的结果是传动效益就高了。

当然,壳牌公司也对吉利的战略和未来的发展非常看好,也愿意全力地来支持和帮助。不仅光在这一块,未来可能我们还在其他的领域进行合作,联合实现共赢,我想这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吉利没有把供应商简单当一个供应商、合作伙伴,真正全面地参与到全球的汽车行业竞争中,而且合作伙伴能有绝对的优势。

吉利掌握核心技术,技术领先别人,还是持续的。对于中国品牌来说,吉利是第一个真正地将品牌、将技术、将管理输出的企业,大家看到吉利在白罗斯的工厂,做到了品牌、做到了技术、做到了管理的输出。我们是占白罗斯工厂的股份不到40%,但把品牌、产品、技术输出了,并有了很大的回报。

记者:现在吉利在未来布局上已经做的非常充分了,像CMA架构已经广泛运用于沃尔沃和领克品牌,然后前一段公布纯电动品牌PMA架构也已经有未来相当多的计划,前一段时间还出过一个SPA架构,请问一下吉利在这三个架构上有什么新动作?未来基于这三个架构有哪些产品出来?

安总:吉利控股集团下面有沃尔沃品牌、领克品牌、吉利品牌,包括现在的路特斯、宝腾品牌。与马来西亚和俄、白、哈这些市场相对比,中国一定是领先于他们的。对于欧美市场,吉利品牌的产品对于其他一些市场上来说标准绝对能够满足。欧洲、北美的标准是全球最苛刻、最高的,我们现在开发的以及正开始使用的架构平台,是完全按照欧美最高标准来开发设计的,这些平台有几个,一个是PMA、一个是CMA、一个是SPA,这三个架构,我们讲三个架构比别人的还大,比如说PMA它可以从A0级到A级,这CMA它可以从A级到B级,SPA它可以从B级到E级,BCD。就是它现在的XC90。

这三个架构里面,有能够实现传统动力,也能够实现新能源,但是现在未来的规划传统动力没有了,纯动燃油的,这三个架构可以全面实现电气化,电气化更加准确。未来车型上面一定全面起步都是有电机的。电机的功率大小来区别48伏是HUV还是PHEV,是轻度混合还是深度混合还是插电的,都能够实现。

PMA是对未来纯电动专用平台,专用的一个架构。这个架构上面有两个平台,满足于不同细分市场需求的产品,不论是A级还是B级,都能够满足;同时它能够满足于高度和低度的,因为高的是SUV,低的是轿车,中间的以跨界说是中间的,都能够满足。不仅高中低的,不仅是SUV轿车,还是跨界车,我们在未来的时间,合适的时机将会进行公布。

记者:今年3月吉利发布了领克品牌的“欧洲战略”,首先推出领克01的PHEV车型,这样的安排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想达到什么样的目标?领克品牌的“欧洲战略”会不会也惠及吉利的品牌和其他的车型?

安总:领克01PHEV将会在2019年年底产品上线,2020年将会全面投放欧洲市场。领克品牌定位是一款全球车,首先要进入欧美发达国家市场,已经很清晰、很清楚的,这也是中国品牌第一个真正走向欧美发达国家市场。吉利具备了非常好的优势和条件,我们应用了沃尔沃根特工厂,通过扩建通过技术改造来提供一定的产能给领克,另外,领克01又和沃尔沃XC40共平台,在工厂BOP整个是相通的,能够很快使领克制造生产,不需要吉利大量在欧洲来进行投资。

未来,领克在欧洲的渠道销售,将会运用沃尔沃现有的渠道。这是其他企业所不具备的,对于吉利欧洲战略的实施起到了很好的一个基础和帮助。现在领克品牌和吉利品牌有所区别的,领克品牌首先针对欧洲市场。全球最苛刻,标准最苛刻的,市场最挑剔的,对产品要求更高的欧洲市场,领克直接进入。先不进入其他的一些欠发达国家市场,吉利的重点先进入一些欠发达一些国家市场,或者说汽车新兴市场,这两个各有侧重点,当然未来也不排除有交错。

记者:中国已经宣布进一步扩大汽车进口等等相关的举措,比如说像关税和股比的放开等等,您怎么看这些政策对于中国汽车领域影响,包括我们吉利汽车采取什么样的对策?另外,吉利还会进一步和壳牌在混动还有电动车领域展开进一步深入的合作,能不能透露一下具体会以怎样的一个形式?

安总:关税逐步的降低、股比放开,更加体现了公平。这对于民族品牌,或者自主品牌,特别合资品牌更加公平,更加透明。现在阵营都比较多,成份也比较复杂,合资自主,又是什么自主,又是合资,未来就自主和外资。这个时代的到来,我相信一定是有利于自主品牌发展的,这是吉利坚定不移认为,一个公平透明了,另外大家界限也都比较清晰比较清楚。目标大家也很清楚了。对于消费者来说也更加坚定不移的来支持自主品牌。

汽车人才方面,通过多年发展已经具备条件,技术有没有掌握核心技术,实际上核心技术资本,再加一个市场,我们有天生的优势,全球最大的市场在中国。中国人了解中国人,中国人只要掌握核心技术,开发出的产品一定比他们开发出的产品更加有优势的,这是一个规律。

另外,发达国家的汽车产业一定是很强的,而且它本土的品牌一定市占率一定起着绝对的作用。目前中国这么大市场,我们的市占率占40%多,而且都是中低端,以低端为主。德国、日本、韩国,美国,包括法国,到法国去看看法系汽车在本土市场还是有很强的竞争性。大家不要担心这些,有些关税放开了,实际上影响比较大的还是豪华品牌,价格越高越受影响,大众化这些市场来说的话影响不大。

记者:吉利2020年规划是要卖200万辆,90%的新能源车,但是5月30日的国家发改委发了一个规定说把插电混合动力划为燃油车。吉利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安总:今年吉利提出158万辆是很有信心的。对于2020年200万辆,我们肯定一样很有信心。这是个前提。

对于市场国家战略的一些变化,将插混是否纳入到新能源还是纳入到传统燃油,或者说纳入到节能汽车,应该这么说国家大的战略规划应该说它经过充分思考考虑,另外一个吉利开发产品的话一定是针对市场客户的需求,无论政策变不变,吉利开发新能源不是为了补贴而去开发它,不会为了补贴。实际上纳入新能源还是节能汽车或者燃油汽车类别里去无非就是补贴的问题,所以不能够为了补贴而去开发产品。要是为了客户真正对你产品的需求来开发它,所以这是吉利整个研发的思路,是吉利按这个去实施做。所以划了哪个类别不重要。再说因为吉利新能源战略也实现了平台化的战略,我们同一套系统里可以用于插电,可以用PHEV插电,可以用HEV,也可以用MHEV,对于吉利来说未来这个变化,大战略没有受影响。我们一开始规划就考虑到这些问题,考虑到未来可能一些变化。所以我们在产品规划和产品技术规划一定考虑更加有前瞻性,更加要对市场未来会发生变化以后怎么能得到很好应对。

记者:现在电动化、电池供应,基本上不太谈论的一个问题,目前来讲,从特斯拉生产就看到,它所谓产能瓶颈就来自电池供应问题,吉利在未来如果走向电动化,现在布局方面对于电池供应问题是怎么怎么布局的?

安总:大家都看得很远,怎么样真正落实好,实际上很多制约条件。对与电池供应,吉利实际上早就考虑到这些方面的问题,对于三电方面的规划都很大,已经在全面在实施。比如说领克01,领克品牌下半年投放市场的插电电池就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浙江恒源来投产电池。未来,我们讲电气化一定有电池和电极电容,只不过就是大小的问题,成本高低的问题,节油高低决定三电成本的高低,不管怎么说都需要,电池一定需要。

吉利在未来不光是我们现在自己有,现在一部分外购,一部分自己投入可能很快也会见效。吉利在电池还有很大的布局,现在我们也正在推进,也就是说使我们未来吉利品牌或者吉利控股下面汽车品牌的电池保障,供应保障等等能确定得了。

电极电池包不用说了这肯定关于电池的管理系统,电池包等等这些肯定是核心技术,吉利必须要掌握,吉利已经掌握。对于电极和电控来说我们已经投入,我们也是策略一部分外购,一部分自制,当然对于三电研发和投入方面,吉利投入非常大。

明年,我们同样在杭州还举办品牌日、技术发布日,到时候可以请大家看看我们三电工厂,我相信这也是全世界最好的,或者说技术最先进的三电工厂,到时候给大家展现。

来源:DearAuto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