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上更具战略定力!5G时代可增加几十亿收入,公司高管:好多赚钱机会等我们

2018-5-16 投资银行在线


编者按

2018年,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各行各业都涌现出一批世界型企业,其中的佼佼者大多已登陆资本市场,成为A股、港股,甚至是美股的明星公司,成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成就的一张张名片。

为了探索挖掘这些企业的高质量成长之路,证券时报包括旗下媒体平台全景网、新财富、中国基金报等,走访全国各地优秀上市公司,与上市公司高管进行面对面对话,实地调研采访,各媒体平台通过视频、音频、图片、文字等多种形式,推出“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主题系列报道。

第十五站

武汉 光迅科技



光迅科技成立于2001年,前身是1976年成立的邮电部固体器件研究所,2009年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光电子器件公司。光迅科技是全球领先的光电子器件、子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在电信传输网、接入网和企业数据网等领域构筑了从芯片到器件、模块、子系统的综合解决方案。


公司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45.53亿元,净利润3.34亿元,继续稳步增长。根据世界电信产业权威第三方评测机构OVUM统计,2015年-2017年,光迅科技市场份额连续三年保持全球第五。


作为国有科研院所企业化转型的成功典范,光迅科技如何扎根光器件行业四十年,并一步步发展成为国内光器件领域龙头?5G时代渐行渐近,光迅科技又将迎来什么样的发展机遇?


本期《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系列报道,证券时报社副总编辑成孝海对话光迅科技副总经理、董秘毛浩


光迅科技副总经理、董秘毛浩(左)

证券时报社副总编辑成孝海(右)


企业发展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


成孝海:请毛总谈一谈在这样一个行业里边,光迅是怎么一步一步的发展下来了?


毛浩:我想我们之所以能成长,首先第一个问题还是我们所处的行业比较好,因为信息产业目前看来应该是全球来讲增长最快,或者是持续增长能力最强,从供销关系来讲,它一直是处于供需不平衡,不断的有新的需求创造出来,所以这个行业总体上有行业大的优势,这是基本点。


从另外来讲,在优势行业里看优势企业,我觉得可能光迅相对来讲在优势企业里面,还是占了一些元素、要素。从一个技术企业来讲,第一个还是需要它的技术底蕴,就是它有技术来源。我们应该也是得益于中央政府四十年前的一个英明决策,在1974年的时候就确定,我们以前前身所在的这个院去做光通讯,那时候光通讯全球刚刚兴起,所以实际上我们的技术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就这么多年一直在持续的积累,所以我想通过这四十多年的积累,积累了大量的一个是人才,第二个是我们自己大量的知识产权这些东西,还包括市场的商誉,还有一些客户群,所以这个积累是很重要的,我想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条件。


第二个,如果讲得虚一点,就是所谓企业文化,我们实际上是从一个科研院所转制而来,在我们这个企业里面,既保留了以前科研院所的团结、合作、精益求精、服务客户的传统,同时我们又在市场化的洗礼中间,相对来讲市场化做得比较早,现在市场化改革,包括体制机制、员工持股方面探索的比较早,所以通过这种市场化的一些要素的结合,实际上进一步的加强了我们这个企业在市场中的竞争力。


另外一个,还是觉得跟我们的人才队伍的建设还是有很大的关系,我们能发展好,我们还是有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团结的领导班子,包括员工队伍和一个很好的企业文化,我觉得我们之所以能稳健发展,跟这几个,刚才讲的天时地利人和,这几个都有很大的关系。


毛浩:实际上我们每年做的事情并不多,但是积累起来效果就比较明显,就是我不能犯错,我做的决策都必须是对的,不是说我为了做而做,是深思熟虑以后,这实际上是一个管理能力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到今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间没有怎么犯错误,关键点我们把握的还是不错,所以回头讲实际上就是决策管理的问题。



海外并购一看需要二看团队三看价格


近年来,光迅科技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2013年,公司收购丹麦IPX公司,切入核心芯片技术,进军高端无源芯片市场。2016年,光迅科技与法方合资成立阿尔玛伊技术有限公司。

毛浩:主要是市场发展给了我们这个机遇,我们觉得我们不去抓住这个机会,对不起我们自己,对不起我们的员工,也对不起我们的股东,大概是这样的一个逻辑。


而且我们可以看到,你的竞争到了一定格局以后,高处不胜寒的时候,你没有这个能力根本进不了下一轮,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这样去走。


毛浩:因为光电子,我们虽然在国内起步比较早,但总体来讲,我们国内整体在全球的技术水平还是比较落后,主要是跟过去底子薄,还有我们的商业应用比较差,还有技术领域研究比较落后相关。从目前来讲,我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产业化的要素,因为我们在基础研究上面,现在我们没有更多的能力去做投入,我们更注重怎么样通过全球的合作,或者是国际并购来快速获得在我们产业化中间所需要的一些技术和一些工艺,包括一些平台、装备,包括人才、资源,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尽快的加快国内光通讯产业发展的步伐。


从长期来讲,我们可能还更多的立足下一代网络,包括量子通讯、硅光集成,实际上我们已经开始在做这个工作,所以我们也是希望在做好目前生意的情况下,同时也紧盯未来行业发展的趋势,希望我们能活到下一个循环


阿尔玛伊技术有限公司

成孝海:收购法国公司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毛浩:丹麦公司收购是我们集团第一家海外并购,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很大的锻炼。这一单收购,应该说是非常成功的,第一我们付出的代价很小,当时只花了两百多万美金买下来,现在按市场价可能是五千万到一个亿美金。第二个,我们这个公司买完了以后,持续盈利,这些年一直挣钱,现在产品还供不应求。


法国实际上也是延续这个经验,所以法国连IP带装备买下来很便宜,大概也就是几百万欧,现在法国的进展也非常顺利,而且法国那个平台是全球最好的平台。我只能说在商业上是非常成功,还有整合得也不错。我们也看到国内很多收购,收购完了以后,整合融合不好,很多就关门了。我们这两个企业在这方面,在收购之前我们就已经把这些问题都想明白了,所以后来我们操作起来也比较成功。


成孝海:当初是怎么找到这两家公司的?


毛浩:我们就围绕芯片,就很清楚,刚好觉得它的体量也比较合适,关键是价格合适,团队跟我们也谈得比较契合。所以我想,第一是需要,第二是团队,这个很重要,第三是便宜,确实很便宜,贵了我肯定也不去买。


成孝海:法国那块的盈利前景怎样?


毛浩:预期今年它量产以后可以持平,本身芯片这个独立挣钱还是蛮难的一件事情。


5G时代的发展机遇


随着5G标准的加速落地、政策的不断催化和电信运营商开启实际组网,5G产业链日益获得青睐。5G建设将成为拉动光通信市场需求增长的重要因素,为相关企业带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

成孝海:5G发展对咱们产品的需求大概是个什么样的影响?


毛浩:5G大概会从这两个方面,一个是直接用于5G的光模块,因为以前传统的3G、4G的时候就有很多不一定要光,用传统的电或者低速光就可以解决,到了5G时代,必须用光,基站侧必须用光接入,包括前传、中传、回传。实际上从预测,用光模块的绝对数量会比以前大概是6倍到7倍,所以在光模块方面市场会有一个快速的增长。从目前我们的布局来讲,我们10G模块的芯片是自己自产的,接下来我们25G的芯片大概有望在今年年底、明年就量产,所以实际上我们在光模块的芯片方面,我们有比较大的优势,所以预期未来我们光模块方面,可能有比较好的市场份额,可能给公司一个比较大的增长机会。


第二,5G只是一个接入,只是一个基站侧的方式,实际上5G信号接入以后,马上就进到整个光网络,5G的建设会对整个网络带宽、或者是数据中心的建设,提出一个更高的要求。实际上我们在这个方面有很多的产品,我们在这方面在全球的竞争力还是比较强,所以这块预期在传输、接入,或者数据中心方面,我们也会增加更多的商业机会。


成孝海:4G的基站到时候是不能用了?还是说再需要增加密度?


毛浩:现在看来两个方向同时在做,第一是把4G的基站进一步改造,提高它的带宽。另外一个就是现有4G基站布置数量是不够的,密度要加大,还要去布一些新的基站,所以绝对数量和密度都有比较大的增加。


毛浩介绍公司产品

成孝海:有没有一个基本判断,5G对你们产品的市场需求大概是什么样的规模?


毛浩:这是动态的,从模块讲,差不多是我们现在的6到7倍这样一个状况,纯粹是讲基站侧的这一块,实际上对核心网络,我想可能绝对数量比现在起码增加一倍吧。所以整体讲,整体市场比以前要大一倍或者是更多,因为你可以看到它的投资比4G要大很多。


成孝海:如果对光模块的需求5、6倍,它对我们收入的影响是什么样的概念?


毛浩:那要看我们具体市场占有率,现在计划进入5G的企业也比较多,因为目前我们从总体战略布局上来讲,我们自己的芯片能力应该在国内有优势,所以我们预期可能在5G市场的市场占有率比现在4G的占有率还会更高,而且可能到了规模效应,我们的盈利状况或者毛利情况比现在可能要更好一点,当然这只是预期,具体到时候还要看我们经营的情况。


毛浩:未来我们物联网中间大量的传感器都是基于光的,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层面上,我们未来的芯片可能这个应用会比现在多很多,量会大很多,这就是我们对未来5G时代,在应用层面会有很多东西。谈到软的方面,可能更多的互动的游戏,或者是3D虚拟现实。所以网络上也讲,5G是改变社会,4G是改变生活,确实对整个社会会有很大的一个冲击。


着力破解“缺芯”难题


为响应《中国制造 2025》,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光迅科技牵头组建了“国家信息光电子创新中心”,并已获得工信部批复同意。国家信息光电子创新中心承载着解决我国信息光电子制造业“关键和共性技术协同研发”及“实现首次商业化”的战略任务,着力破解信息光电子“缺芯”的局面。


成孝海:信息光电子创新中心,目前已经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毛浩:中心的建立工作已经完成,我们股东公司已经成立,现在已经建了三个平台,一个是公共的芯片的工艺平台,另外就是硅光的设计、研发平台,还有一个测试平台,三个平台建设已经完成。目前相关的项目正在按照我们给工信部报的计划,正在有序的推进,接下来我们可能还会做更多的工作。


主要几方面,一个是体系建设,包括队伍完善、制度完善,还有组织架构完善,包括装备平台的建设。第二可能就是加强合作,加强跟股东、行业的参与者,包括上下游,还有跟机构的合作,未来寻找更多的发展方向。还有可能就涉及到项目的找寻和定位,另外可能我们还要继续做一些大的建设。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创新中心平台的建设,承担起更多国家产业的公共平台、支撑平台的作用,也希望这个平台能够孵化、培育更多的有市场价值的企业。


成孝海:有没有预期,什么时候能够出成果呢?


毛浩:我们本身已经有些成果,已经在市场化,从目前看来,预期每年都会有成果释放。因为实际上我们这个工作一两年前都已经在做,无非以前就是在各个股东,或者是在一些实体里面在做,现在我们把它放到创新中心来,这个速度我们下一步会进一步加快。


成孝海:整个光通信行业还是有一个非常好的前景。


毛浩:我觉得人类未来就消费两个东西,一个是热量,就是猪肉、大米,另外一个就是消费信息。信息更多的是通过数据来,数据更多的是通过光纤光缆传递,实际上围绕这个领域,我觉得未来很广。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光还在用电线传导,实际上现在我们高功率的激光器的光纤已经可以传到100瓦左右,假设我们的技术上有突破,未来可能就一根光纤进户,能量、信息全部都解决了。所以实际上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未来可做的事情很多。


如果我们放长远一点,三年五年,未来我们这个世界就是光电的世界。世界的本源就是光的世界,从这个角度来讲,你掌握了光,什么东西都不差了,什么东西都可以创造出来,所以你把光的技术弄好了,在里面你的商业机会应该是非常非常多的。当然回头讲,不光是技术,你要有一帮得力的团队,有想象力,有执行力。我们现在看到市场机会真的很多,包括3D、网上汽车、智能驾驶,商业机会,我现在都觉得好多好多挣钱的机会等着我们,所以我们要快速变革,我们自己要快速的演进,快速的学习



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主题系列报道


第一站:中国平安 第二站:青岛海尔

第三站:国泰君安 第四站:城演艺

第五站:安琪酵母 第六站:金风科技

第七站:华工科技 第八站完美世界

第九站:汇川科技 第十站:中集集团

第11站九 州 通 第12站:特变电工

第13站:索 菲 亚 第14站:大华股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