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芒格:期待意外的事件发生

2018-4-16 投资银行在线

作者:查理·芒格

来源:hfzhangping的博客

原文链接:https://0x9.me/owZSG

如果历史确实是向导,那么期待意外事件的发生吧,我们努力为极端事件的发生做好准备

我们并没有通过我们对利率的预测而获利

股东:沃伦曾经说过,即使艾伦·格林斯潘在他耳边把他将要执行的利率调整举动轻声告诉给他知道,也丝毫不会改变他的行为。不过对美联储的利率政策你有什么看法吗?你在乎利率政策吗?较高的利率环境会不会对你的公司产生影响?

芒格:通过猜测美联储的举动或者利率变化的方向来投资,无论是沃伦还是我全都从来没有赚过大钱。

但如果历史确实是向导,那么期待意外事件的发生吧……

芒格:虽然如此,现代共和社会的所有市民在利率方面都有自己的想法。在我一生当中,我曾经经历过利率低至1%的时代,也见过利率高至20%的时代。利率的变动范围真的大得离谱。当你现在坐在这里的时候,1%的利率似乎是不可想象的。然而,日本目前的短期利率比1%还低。

当我还在哈佛法学院念书的时候,我想当时利率在1%-0.5%的区间内徘徊了很长时间。那时普通股的收益率是6%或7%,道琼斯指数只有几百点。这种低利率的状况持续了很长时间。

当时真的没人想到他们竟然会经历基本利率高达20%、政府债券收益率达到15%-16%的时代,不过我们确实经历过这些情况,并且它们持续的时间还不短。

查理·芒格:期待意外的事件发生

我们努力为极端事件的发生做好准备

芒格:我们努力经营,以备一些非常极端的事情比如利率跌至1%的水平或者利率涨到20%真的发生时,我们的情况不会太糟。但是,如果我们处于中等波动范围的利率环境,那么我们倾向于做一个利率的不可知论者。我们的运营方式让我们显得好像我们就是不能猜到利率的变动方向是什么——甚至连长期趋势将是怎样也猜不到。

日本的持续衰退和凯恩斯理论是矛盾的……

芒格:任何一个对知识具有好奇心的人,都不得不被日本的状况惊得目瞪口呆,尽管日本政府把利率降至接近于零的水平,并且堆积较高的赤字用于政府支出,但是日本的深度衰退还是持续了长达10年之久。换句话说,他们用尽了所有货币政策以及所有的凯恩斯政策,然而到目前为止,他们的衰退持续的时间和我们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几乎一样长久了,当然了,严重程度并没有那么高。

如果战后你在哈佛大学念过经济学课程,那么你接受的教育将告诉你日本的情况是基本上不可能的,因为英明的政府从以凯恩斯为首的经济学家那里学到了如何使用现代所有的宏观经济政策。日本发生的情况本不应该出现,但是它确实发生了。

查理·芒格:期待意外的事件发生

经济学自身并不充分……

芒格:因此我觉得利率可以起到的作用和它起不到的作用就变得有趣了。举例来说,当时发生于香港和日本的疯狂的资产泡沫全都破裂了,当地的政府随即全都对股市施加了大规模的干预行动,但是结果却大相径庭:香港的经济表现只出现了相当短暂的下滑就复苏了,而日本却陷入了长达10年之久的衰退泥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异?

我认为像往常一样,经济学自身并不能给你提供正确的答案。

如果将心理因素考虑进去,那么日本的情况将非常容易理解

芒格:我觉得我们应该把经济学和其他学科配合起来使用。当你把经济学和心理学搭配使用的时候,你就能逐步理解上述差异了。

实际情况是日本人像得了紧张性精神分裂症一样变得极度规避风险。你可以把银根放松到你想要的最大程度。但是那些损失惨重并因而遭到人们严厉批评的银行就是不愿发放贷款——就是这样,因为在日本这个国家人们痛恨受到别人的批评以及觉得丢脸,而银行拒绝贷款可能导致了更多的麻烦。

沃伦经常引用马克·吐温的火炉上的猫这一典故,猫在火热的火炉上被烫伤一次之后就再也不会坐火炉了,哪怕火炉是冷的。这正是日本银行业发生的事实。银行就是不想发放贷款,因为上一次他们受到的伤害如此之深。日本消费者的行为方式与此相同。

心理学也能对香港的经验作出解释

芒格:香港是一个中国人聚集的地方。这是一个不同的种群。与日本人相比,中国人喜欢赌博,也喜欢行动。中国人和日本人完全是两个迥异的民族。

经济学并没有教育我们把心理学之类的原理考虑在内。不过,这并不是因为经济学理论就是错误的。如果它学会多加吸收其他学科知识,经济学将作出更好的预测。

顺便说一下,这么多年里,经济学在借鉴其他学科知识方面一直都做得很好。

在所有疯狂的、以自我为中心的社会学科中,经济学一直是最好的“偷窃狂”——跑出去把相邻学科中任何起作用的理论偷进经济学之中。就这一点来说,经济学还是值得称颂的,但是经济学家做得不够深入。如果经济学真的能在多学科上面做到兼收并蓄的话,那么它将有能力做更好的解释——或者看起来如此。

查理·芒格:期待意外的事件发生

利率是重要的,不过也是不可知的

芒格:无论如何,利率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对那些正在为你自己或者你的客户思考普通股的表现将怎样的人而言,利率至关重要。

如果利率达到3%并且保持这个水平不变,你可能认为我们更好的股票太便宜。但是,如果你像我们一样发觉你其实无法预测利率,那么你需要以其他方式作出投资决策。当然了,与此相似,如果利率上涨到9%甚至10%,对普通股来说,那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

但是我觉得预测利率非常困难。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有些人通过出奇的聪明或者灵通的消息来源的确可能预测出一些短期的利率波动。

不过,如果你让一个人预测两年之后或者五年之后利率水平将是什么样的,我相信他们的预测能力将下降至相当接近于零的水平。

我认为你可以预测一个范围。我觉得利率跌到1%之下或者涨到20%之上都很不可能。然而,要在1%到20%这个范围之内预测一个值我觉得就变得十分困难了……其中涉及到的东西比你想听到的利率要多多了。

如果有合适的思维工具,那么日本的长期衰退就不是大的谜题

芒格:当我说经济学界对日本长期衰退感到异常吃惊的时候,我不是在开玩笑,实际上,他们的衰退就是在一直延续。

我对此并不感到意外。这仅仅是因为我使用的是一个稍稍有些不同的模型。这种情况你能想象吗?在一个经济学集会上挺身而出,说日本和香港在泡沫破裂之后的表现差异部分是由于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民族特性不同造成的?天啊,这甚至在政治上都不是一个正确的举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