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迎来发展新时代

2018-3-20 投资银行在线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支持优质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推动债券、期货市场发展。这样的表述为新时代资本市场改革发展指明了方向。随着“独角兽”、新经济、退市、原油期货等资本市场关键领域的举措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的“热词”,多位接受经济日报采访的业内专家日前表示,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已经站在新起点,要以更高水平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让资本市场在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高质量的资本市场体现在服务新经济、提升直接融资比重、等多方面。

服务新经济正当时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邵宇认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列入“深化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这一章节,其意义非比寻常。

资本市场迎来发展新时代

对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表述已连续多年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从2013年、2014年的“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到2015年的“加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到2016年的“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再到2017年和今年的“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 表述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大格局加速形成,工作的重点将放在完善机制、优化结构、可持续发展上。

目前,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主要包括主板(含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区域股权市场和券商柜台市场(OTC)。截至3月19日,A股上市公司共计3499家,其中主板约1800余家,中小板909家,创业板720家,总市值56.94万亿元,居全球第二位,仅次于美国;新三板挂牌公司11621家,其中做市转让1311家,总市值31918.63亿元。区域股权市场主要有天津、上海、前海等39家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企业达到76851家,其中前海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企业13244家,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挂牌企业9685家。

邵宇表示,在过去的28年里,中国不断深化资本市场改革,丰富资本市场的层次,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建设取得不错成绩。但其对实体经济投融资的功能尚未完全发挥出来,除了资本市场响应的配套制度建设还有待完善,另一个原因是规模没有作大,规模效应难以释放。总量问题不解决,结构再优化,对实体经济的效应有待进一步提升。

邵宇认为,我国目前创新能力有待提升与金融市场的结构和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不健全也有关系。从金融市场结构和融资结构上说,银行及间接融资仍是主体,而且我国的银行体系是以大型商业银行为主的准寡头结构。这种结构性特征和银行的风控要求使得有重抵押品的工业企业在获取信贷资源方面有先天优势,对初创企业和轻资产型企业而言,就存在信贷供给不足的问题。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经济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将是大趋势,从而会带动资产的轻型化,如何解决这些企业的融资问题就至关重要。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是新发展理念是核心要义。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必须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以新发展理念指导经济发展。

经验数据显示,西方国家的技术创新主要是来自小企业。就我国而言,一项调查显示,70%以上的新的技术创新来自小企业。企业的发展有其特定的生命周期,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与其相适应的融资方式也不一样。一般而言,银行的间接融资适用于扩张期和成熟期,即已经实现盈利,从而相对比较成功和风险比较低的企业。对于种子期和创业期的企业,不成功的概率较高,从而风险也较高,故需要风险投资、私募投资资金的支持。

邵宇认为,市场化导向的资本市场有价值发现的功能,那些最能够代表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模式的企业一定会受到投资人的青睐。BATJ是我国乃至世界互联网企业的代表,如果没有风险投资在初创期的支持,其结果恐怕没有这么乐观。又如,共享经济代表的是新模式,卖的是新想法,要想在银行获得融资几乎是不可能的。技术进步和科技创新是企业发展的方向和中国经济的未来,中国经济的新动能一定是科技新兴产业。未来,大量中小企业,尤其是科技型中小企业在中国经济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需要容错性更大、风险偏好更强、资源配置效率更高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为其发展提供支持和服务。所以,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有利于强对小微企业的创新的支持,也有利于建成以市场为导向的创新体系。

加快提升直接融资比重

多年来,政府大力发展直接融资,颇有成效,目前直接融资占较过去有了显著提高,但与成熟资本市场相比,差距仍然较大。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是过去“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进一步细化,也为未来资本市场的融资发展指明了方向。

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告诉经济日报记者,发展直接融资,不仅能完善资本市场价值发现功能,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助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升,对于稳定宏观杠杆率升势,严防系统性金融风险发生也非常有助益。同时,目前我国经济进入了转型发展的新阶段,直接融资更具灵活性,能够助推经济新业态、新动能发展壮大,从而提升我国经济潜在产出。

如何发展直接融资呢?花长春认为,发展直接融资将以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完善为重要抓手,辅以金融统一监管导向的系列改革。目前,我国资本市场价值投资理念仍需进一步成熟,新三板流动性仍较为低迷,投资者对于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什么才是值得投资的,如何更加有效地投资于未来的增长而不是着眼于眼前的套利等问题仍需要加强引导。发展直接融资是个系统性工程,注册制改革需要循序渐进,既要考虑市场主体的融资需求,也要准确衡量资本市场的承受能力,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将注册制改革授权延期两年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因势利导的举措。

服务供给侧改革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5大任务成为政策制定的重要抓手。邵宇认为,去杠杆、降成本和补短板三项工作有序推进,与资本市场的发展紧密相连。政府工作报告均提出,要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其重要逻辑之一就在于“去杠杆”。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认为,我国负债部门中,问题最大的是非金融企业债务,其债务率2015年底高达131%。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表示,经测算,2015年底中国全社会负债率为248.5%,其中企业部门为127.8%,是高负债率的主要原因。相对来说,其他部门的债务率并不太高。李扬介绍,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其中,居民部门债务率在40%左右,金融部门债务率约为21%,政府部门债务率约为40%。如果考虑到一些融资平台债务及或有债务,通过一个折扣划入政府债务总额,政府部门债务率会有较大幅度上升,达到57%。纵向比较来看,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最近几年有上升趋势。

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显然有助于降低各个负债部门的杠杆率,还有助于降低企业成本。邵宇认为,理解这一点的关键在于影子银行。由于存贷款的监管要求,银行一般通过发行理财产品等表外渠道获取资金,并将这部分资金通过银信合作、设立非银子公司等方式投资于金融产品或者是发放贷款,由于银行理财收益率高于存款利率,这就从源头上提高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影子银行资金即使流向了实体经济,但由于其资金链较长,实体融资成本也比较高。所以,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增加直接融资比重,有助于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还是补短板的内在要求。邵宇认为,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相对滞后有历史的原因,但主要还是制度建设与经济发展速度不同步导致的。在过去28年中,我国的金融体制改革一直滞后于经济领域的改革,或者是改革的速度相对较慢,比如利率市场化、金融监管体制和存款保险制度等领域的改革等。今天,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上不成熟的原因与其配套的改革措施不齐全也有很大关系,比如企业的内控制度、借款人的征信体系、信息披露和法律制度等。所以,资本市场,正是中国金融市场的“短板”。

汇添富基金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公募基金要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促进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随着我国资本市场制度的持续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向高质量发展,将为公募基金的发展提供更加坚实的基础。公募基金应当加强对未来能够形成新经济增长点的行业、公司、技术的研究,充分发挥资源配置能力和权益投资优势,有效促进资本向真正具有潜力的领域流动;应当坚持价值投资理念,进一步发挥合理定价和稳定市场的功能,积极助力建设富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特色资本市场,为我国经济新动能的形成与巩固贡献力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