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卖香肠后泸州老窖卖香水!网友:喷了被查酒驾吗?

2018-2-8 投资银行在线

本文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中国经济网、国酒说


“你身上有泸州老窖的香水味?”

没错,而你的鼻子没有犯错。

在看惯LV、香奈儿这些奢侈品界大佬

跨界卖香肠、奶粉后,

泸州老窖跨界推出的香水,

在一夜之间成了网红。



网友们听后脑洞大开!

“你的香水是浓香型还是酱香型”

“喷了会被查酒驾吗”

“老干妈唇膏还会远吗”

泸州老窖想跨界经营香水

背后打的是什么算盘?


服装企业做房地产,食品企业做显示屏,互联网企业做汽车……随着原来越多的企业加入“跨界”的潮流大军中,这种玩法显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白酒企业跨界美妆做香水还是头一遭。


记者注意到,目前该款泸州老窖顽味香水已在其官网以及天猫官方旗舰店上线,售价为139元/瓶,每瓶30ml,瓶身上显示是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定制香水。


截至发稿时此款香水已有852笔订单。旗舰店客服表示,目前还有现货可售。


▲京东上出售的泸州老窖香水


近日,在知乎、豆瓣、百度贴吧、新浪微博等几大网络社交平台上,泸州老窖香水突然引发网友们的热议。

图片来源:新浪上海


尤其是2月6日,泸州老窖香水一度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网友们的评论纷纷脑洞大开,“是浓香型还是酱香型的?多少度香的?”“喷了会醉吗?会被查酒驾吗?”“你身上有泸州老窖的香水味”……



大家尤其是对这款香水的味道特别的感兴趣,莫非真是如网友说的一般,主要散发的是酒味吗?其实不是的。


这款香水实际上是泸州老窖定制香水2.0版本的顽味香水,容量有30ml,属于EDT淡香水。事实上,泸州老窖香水不是近日才出现的,在2016年9月的“9.9天猫全球酒水节”上,“泸州老窖X气味图书馆定制款淡香水”就已亮相。


如今这款“顽味”香水被少部分网友称为泸州老窖香水2.0版本。而从泸州老窖官网以及京东的评论区可以看到,早在去年8月,即已经有买家留言咨询。


连泸州老窖集团有限公司官方微博都站出来发声:“一觉醒来,发现#泸州老窖香水#竟然成为爆款?窖主随便一搜微博,都在说咱们家的香水……”记者注意到,尽管现在天猫官方旗舰店显示2月26日发货,但针对这款香水,已有博主发表了测评的视频。


网友@菠萝太太 测评视频:



她称这款香水前调是一种挺好闻的花香调,等味道稍微散一散,可以闻到一点点微微的酒香味…



按照测评博主的说法是非常低调的酒香味…



还表示顽味的味道有点像纪X希的某款香水…


记者注意到,在商品详情中的“适合人群”一栏,介绍此款香水是“一切适合纯粹之美的人”,然而就外形、感观、属性为EDT淡香水等方面来看,可能会比较吸引女性。


▲泸州老窖官微也在发段子


分析:为吸引年轻消费者


据泸州老窖电商微信公众号显示,2017年8月,顽味香水就已经上线了。而在泸州老窖2017年的半年报以及三季报,均未发现任何与香水有关的内容,可谓十分低调,这也为泸州老窖究竟是否有跨界经营化妆品的计划留下了疑问。


2月6日,记者就关于香水经营等问题向泸州老窖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如何看待泸州老窖出香水?


白酒专家孙延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泸州老窖香水应该是公司运用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营销进行的新尝试,意在抓住年轻消费群体,从创意上来说还是比较大胆的。


但如果泸州老窖想要跨界到香水行业,难度还是比较大,需要看其原材料和工艺是否科学,是否具备可行性,否则只是概念炒作,意义不大。


香水也可能是泸州老窖营销的一种新尝试,喝桃花醉的酒,喷桃花味的香水,营造泸州老窖自身的酒文化。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


泸州老窖出产香水,标志着中国白酒行业普遍走向年轻化,希望吸引更多年轻消费者而进行的布局。


在新生代成为消费主流之后,如何在未来与整个新生代消费群体加强连接和粘性,这是中国白酒企业以及其他许多企业面临的难题。


无论是泸州老窖香水,还是其他品牌的一些青春小酒、低度酒以及其他一些年轻态的产品,都是为吸引新生代消费群体所做的布局。


跨界玩香水的“创新实验”类业务

还需拭目以待!


随着白酒消费客群日益年轻化、多元化发展,如何为消费者打造更为花式的营销、提供更丰富的消费体验成为了白酒电商的普遍课题。

  

作为最早“触电”运营线上产品的酒水品牌之一,泸州老窖先后推出了预调鸡尾酒、养生酒类等多款新品,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而本次跨界玩香水更是在创新营销上制造了话题度,为品牌形象赚足了流量。

  

有业内人士指出,泸州老窖近年来不断做大“时尚化白酒业务”,是顺应日益年轻化的消费趋势,以扩大市场上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而未来跨界玩香水这样的“创新实验”类业务能否成为业绩新引擎,还需要拭目以待。


本文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中国经济网、国酒说

本文编辑:郑琴


往期回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