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的仇人和贵人

2017-11-29 投资银行在线

来源:老斯基漂移(laosijicj) 作者:大头斯基


人生三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还有一句话: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凡人如此,天上的神仙们,也是如此啊。



科幻作家刘慈欣是个悲观的人,沉迷于生命的黑暗,《三体》的第二部又叫“黑暗森林”,寓意是宇宙就像一座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如果发现了别的文明,就要赶紧举起猎枪,开枪消灭之。


森林中的文明,互相视为资源抢夺者,他人即地狱,必须先下手为强。宇宙是黑暗森林,作为宇宙一分子的地球,也是一片森林吗?


作家总是过于敏感,人类虽然也作恶多端,但还是善良居多。比如近几年,就有许多良善人士跑到广西玉林去抗议吃狗肉。小狗狗那么可爱,怎么忍心下嘴呢。其实,小猪猪、小鸡鸡......也是很可爱的,都不应该吃。如果有一天全民吃素了,那该多么美好。


美好生活,要有先行者做出表率。素食主义者中,最著名的是乔布斯,可惜他并不彻底,喜欢吃鱼。最彻底的,莫过于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他是虔诚的佛教徒,坚守素食主义,一心一意办企业,聚精会神谋福祉。


陈峰是山西人,自古以来,三大商帮中,晋商就以手法凶猛著称。撸友们都有体会,吃东西太凶猛,有时会噎住,这时候没人在旁边递一杯水的话,没准就要了亲命;在旁边送水的这位,就是贵人。


90年代,海南航空遭遇困难,资金链面临断裂。焦头烂额之中,陈峰遇到了他生命中的贵人:资本大鳄索罗斯。索罗斯掏了2500万美金,买下25%的股份,海航也由此成为首家中外合资的航空公司。


学佛结善缘,贵人永不断。关键时刻的一杯水,赛过酒足饭饱后的十吨肉。



与陈峰有同样体会的,还有曾经中国最穷的人史玉柱,当年巨人大厦资金链断裂,他背上了2亿的债务。史玉柱说过这样的话:要搞死一个民营企业,至少有十三种方法。


虽然境遇类似,但史玉柱不可能找陈峰诉衷肠,因为两人分属不同门派。


史玉柱的贵人,是老大哥柳传志,帮助史玉柱出谋划策,利用脑白金东山再起。


柳传志是国内企业界教父级的人物,他创办的泰山会,1993成立,是企业家最早最有名的小圈子,核心人物只有十几位,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柳传志亲任会长,每年都要碰头开会。

(马云那时还小......)


这些人聚在一起,聊什么无从知晓,外界问起来,回答一律是高大上:为经济大局献计献策。


其实啊,虽然大头斯基这辈子都挤不进那扇门,但对于门后面的套路,可以一言以蔽之:寻找贵人,联合起来,打败仇人。



泰山会是个小圈子,掌门柳传志卡的很严,缘分不投的人,花多少钱都进不来。


但想进圈的企业家太多了,于是,另一个大圈子出现了,鱼龙混杂,花钱就能进去找贵人。


这就是李嘉诚创办的“长江商学院”,2002年开办至今,数不清的企业家,在这里找到了生命中的贵人。


比如王石,在攀登完珠峰,走遍南北两极,生活陷入空虚寂寞之际,在长江商学院中找到了田小姐,生命焕发出新生机。


再比如贾跃亭,去年这个时间,乐视危机初现,他找到长江商学院的同学,拉来了41亿的投资。这一幕感人的场景,被誉为“中国好同学”。


41亿,对大头斯基是天文数字,但对于贾跃亭,还不够塞牙缝。关键时刻,还是要靠小圈子。从乐视上市到出走美国,贾跃亭的贵人,都来自山西同乡。


今年,我们都看到孙宏斌泪洒新闻发布会,替贾跃亭鸣不平。在人人痛打贾跃亭的艰难时刻,能仗义掏钱又掏感情的,还是山西同乡啊。


而孙宏斌,众所周知,曾经是柳传志的仇人。



孙宏斌是商业天才,柳传志曾经很器重他,还刻意让他练习普通话,改掉山西口音。


没想到,口音这东西,是融在血液里的。翅膀硬了的孙宏斌,竟然在联想内部拉帮结派,夺位之心昭然。慈眉善目的柳传志,不惜动用法律手段,孙宏斌被判刑五年。2003年,法院又改判孙宏斌无罪,还了他一身清白。


孙宏斌在牢里待了几年,倒是想通了,出狱后他不练普通话了,回归山西商人的天性,长袖善舞,很快东山再起。


20年过去了,柳传志老了,联想巨亏、裁员、风光不再。倒是孙宏斌,翻身成了镁光灯下的大人物,接盘王健林,护航贾跃亭


孙宏斌和贾跃亭,都是凶猛异常的人物,互相扶助是必然的。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同乡,虽然一人拿着美国绿卡一人身在美国,但乡音,还是那口山西腔啊。


但两人再凶猛,遇到山西人陈峰,也得恭敬地喊一声大哥。


2005年,陈峰被授予一个尊崇的称号:中国最佳商业领袖。这个由第一财经主办的奖项,十几年来,每年一度的大奖,均绕过了以柳传志为首的泰山会成员,包括马云。


大哥陈峰,遇到比自己年长的山西人,也得恭敬地喊大哥,大哥也有大哥......反反复复无穷尽也。



人不分老幼,地却有南北。


柳传志是江苏镇江人,90年代末,联想在竞争激烈的电脑市场杀出来,击败众多知名品牌,坐上国内市场的头把交椅。


柳传志能成为老大,除了个人奋斗之外,自然也是有贵人扶持那位同是镇江人的首长,功绩卓著,最有名的,是主持了多所大学的合并。


在世纪之交的那一轮高校合并潮中,先拔头筹的是浙江大学,与杭州城的其它三所高校合并。不仅如此,新的浙江大学,开一代新风,把武侠大师金庸请到了杭州,任命为人文学院院长。


金庸到了杭州,把杭州城里的马云高兴坏了,赶紧去登门拜访。


喜爱金庸的马云,花名是“风清扬”,颇有侠客风范,在门派中才华渐显,成了大哥级人物。


前几年,马云跃居首富,有媒体写了一篇文章《马云生命中的四大贵人》,把日本人孙正义列在首位。这真是开国际玩笑,资本大鳄孙正义,在马云的贵人列表中,排不进前五。地位嘛,相当于资本大鳄索罗斯对于海航陈峰的意义。


马云创业的第一桶金,是在北京帮外经贸部做网站。柳传志的同乡大哥,就是部里的老掌门,大哥升任后,安排了一位铁娘子继任。期间,马云承接了不少项目。


为什么柳传志和马云关系这么好,事事都要凑到一起搞,因为他们是嫡亲的同门兄弟啊。


后来,柳传志的同乡大哥,连同老家在镇江对岸的大哥的大哥,一起退休。


再后来,外经贸部改成了商务部,新任的一位山西籍部长,据说跟铁娘子关系不睦,原因嘛,听口音就知道了。



山西商帮自古发达,却自成一派,兴也勃焉,亡也忽焉。清朝末期的山西票号,繁盛时遍布全国,垮掉也是忽然之间。


当年孙宏斌的顺驰,今年贾跃亭的乐视,也是如出一辙。其实就在近几年,还有一位山西背景的老大哥,也是突然被搞下了台。


撸友们肯定猜到了,这位老大哥,就是王石。


王石年轻时在深圳折腾,从来没有给任何人送过礼,除了自己刚正不阿之外,也多亏了老丈人的谆谆教诲。王石的老丈人,是老革命,80年代在广东主持政法工作。有意思的是,老丈人是地道山西人。


女婿也是半个儿,王石感谢身后的山西血统,发迹二十多年,他也足够老实,与发妻相濡以沫。

可惜的是,泰山会中藏着一位军师,鬼点子最多,那就是有“地产界思想家”之称的冯仑。


冯仑,与潘石屹等共称“万通六君子”,他们在90年代的“海南热”中发家。那个年代,海南的地皮被炒得火热,价格涨得没了边,靠着炒地皮,冯仑发了大财。


但海南岛只是一个小小的岛屿,就像那一座黑暗森林,走进这片森林的猎食者,均视对方为仇人。森林不大,吃的人多了,自己的就少了。泰山会军师冯仑,与山西大哥陈峰,交汇在90年代的海南岛上,频频举枪。


海南热退潮后,冯仑回到了北京,陈峰走向了海外。但山西女婿王石,却跟山西老乡孙宏斌走进了同一座森林:房地产市场。如果这两位联合起来,那可不得了。



冯仑不愧为军师,足智多谋,明白女婿这个物种,特点是容易靠不住。他主动攀上王石,做起了好朋友,又悄悄把上海姑娘田小姐介绍给了王石。老房子失火,没得救。


王石跟孙宏斌没有联手,反而成了对头。孙宏斌吃得太猛被噎住的时候,王石坐岸观火,还偷偷地添了把柴。


冯仑的计谋真是高,老大哥柳传志看在眼中,估计会哼唱一首老歌《得意地笑》。


王石毕竟是一等一的人物,山西老乡重感情,舍不得这位老女婿。那位做过部长的山西籍大哥,亲自邀请他来深谈。夹在左右之间的王石,只得走为上计,带着田小姐到哈佛游学去了。


后来,山西的大哥们相继落难,王石就彻底放下了山西女婿的身份,晒出红烧肉,摇身成了上海女婿。


墙头草,虽然看似得了便宜,但某一天落难了,真就没人出手帮忙。在商界混了三十年的王石,后来竟然被“信用不够”的姚老板打得没有还手之力,黯然下课。



再后来,就是柳传志、马云、冯仑、史玉柱等九位大佬,创办了湖畔大学。泰山会的底子,帮主换成了马云。


湖畔大学以培养企业家为己任,办了一届又一届。每一届的学员,都是严格筛选,确保品质。

(喝了这碗酒,泰山移到西湖边......)


然后就有人污蔑湖畔大学是“东林党”,是一小帮人聚在一起乱搞。柳传志不高兴了,公开发文,严厉驳斥这种说法。


年逾古稀的柳传志,按理来说,没必要这么拼。但他虽然老了,可是儿女都在第一线。女儿柳青,掌舵滴滴打车,也是大买卖,师叔马云在一旁保驾护航。


长江后浪推前浪,黄河之水浪打浪,到底是长江浪还是黄河浪,是个严肃的问题。



一阵抖动,又是一个梦,梦魇之中,大头斯基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海航陈峰,联想柳传志,都是响当当的民族企业家,为国争光,受人敬重,哪有什么仇人啊。要说贵人,倒有共同的一位,借用柳传志的原话:东风浩荡,吹散雾霾。


柳老前辈的话,当然可信,雾霾被吹散了,今年冬天,让我们摘下口罩,尽情呼吸新鲜空气,然后做一个美梦,梦境亮瞎了眼:马云与贾跃亭勾肩搭背,王石跟孙宏斌称兄道弟。


来源:老斯基漂移(laosijicj) 作者:大头斯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