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郊区买房,不知道上海的魔幻!

2017-11-12 投资银行在线


来源:真叫卢俊(zhenjiaolujun0426)

image.png

有一种生活,现实里透露着魔幻,他的名字叫上海郊区生活


如果你坐9号线的末班车回松江,一出九亭,就进入了魔幻空间。陆家嘴和徐家汇的繁华远去,两边一片漆黑,只有零星灯光。


到了泗泾站,人流涌出,呈现另一派繁华。


烧烤摊、水果摊、摩的一起揽客,此时此地,马云的商业帝国,干不过马老三的兰州拉面。


路边的黑车司机用复读机模式大喊,“五块、五块,上车就走”,一部分人径直钻进去,客满,出发,这种司机与乘客的默契关系,是黑车运营的最高境界。


另一部分人走向自行车区,骑着小毛驴,消失在茫茫人海。


还有一小部分闪进灯火阑珊处,发动私家车。

站在泗陈公路看9号线,夜空漆黑,车厢通亮,像宫崎骏电影的画面。


直到车站停运关门,这种情形才结束。


泗泾,进入睡城时间。



泗泾常驻人口15万,有13万是外地人。


而就在几年前,泗泾还是边缘之地,孤零零的矗在上海与松江之间。


地铁一响,黄金万量。


9号线开通后,一大批外地青年带着黄金而来,兑换成房子。他们来自安徽、江苏,以及河南山东湖北江西,现在都变成了“泗泾青年”。

每天早晨,泗泾青年们像从地上冒出来一样,从四周涌向地铁站。在漕河泾和陆家嘴,男青年下得多。在徐家汇,女青年下得多。

泗泾青年们众志成城,把泗泾变成了一个大型居住区,也把泗泾站变成上海居住区客流量第3名的站点。


慢慢长路,他们祭出手机这个大杀器,看头一天下载好的电视剧,刷微博微信。


有人说在地铁上看不到中国人看书,如果在早高峰的9号线上,你的书掏得出来吗?


泗泾青年们的大部分需求,马云和马化腾都可以解决。他们对生活配套的要求降低到极点,有超市和菜场就够了。


而到了周末,泗泾青年们的需求,要靠王健林和王石解决。


松江万达、七宝万科以及地铁站的三湘,充满了各种亲子教育机构和餐饮业态。


从周六早上到周日下午,泗泾青年们开始带着孩子出发。只有关于孩子的商业,才能吸引到他们。


王健林说,人气是吃出来的。现在可以补充一条,也是孩子带出来的。

在松江大学城,一个将近10万平方的商业,开发商用80%的面积,只做亲子教育和餐饮两种业态。


投资大腕们按各人群的商业价值划出层级:少女 > 儿童 > 少妇> 老人 > 狗 > 男人。


在泗泾,少女太稀缺,儿童就成了支柱经济群体。至于推动了房地产发展和汽车产业的男青年们,连狗都不如。

可是,这是真的。


泗泾男青年们无欲无求,工作日上班,周末加班,唯一的时间用来老婆孩子。如果能在周末打一场篮球,已经很满足了。



学校,才是泗泾青年买房最关心的大事。


这里人口爆棚,且年龄层集中。学校建设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楼盘的建设速度。


每年一到招生季,幼儿园就是最稀缺的资源,是刚需中的刚需。


泗泾青年买房,就是为此而来。

在白天,泗泾青年们去为GDP奋斗,小区留下的是泗泾老年。他们买菜、带娃,以及进行跨区域社交。半天功夫,就能把彼此的家底摸个门儿清,孩子做什么工作,在哪上班,收入多少。


要是多见几次,还能知道对方的婆媳关系和夫妻八卦。


他们就是中国的柯南。

夜晚是他们放飞自我的时间,不管哪个小区,总能找到舞台。大音响一开,广场舞起来。


熟悉的舞姿,陌生的音乐,会把你带入家乡小镇的夜晚,好像时光穿梭。


种种这一切,都让泗泾这样的郊区,呈现出不真实的真实感。



媳妇都有熬成婆的那天,上海郊区也有熬成“市区”的那天。

20多年前,万科刚进上海,在七宝安营扎寨。当时的七宝很有诗意,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第一次去的人还有惊喜赠送:看,灰机。


现在的七宝,已经被政府纳入主城区,官方认证,城市沙发。

十几年前,金地去南翔开发楼盘,当时的南翔唯一被人熟知的,是小笼包。现在的南翔,只有吃小笼包的青年,少有南翔青年了。

十年前,老一辈上海人还有“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的观念,现在的浦东,房子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的了。


现在的泗泾,新建的楼盘,已经是5万的保本价了。

在上海郊区买了房的“泗泾青年”们都深谙一个道理,别管车厢是否舒服,先上车再说。上了车,你就能慢慢从站票换成硬座,再换成卧铺。


而等车的人,却发现过往的列车一辆比一辆快,呼啸而过,扬起站台上的尘土。

松江、嘉定、青浦、奉贤,是还在开着的为数不多的车。



大多数时候,青年们买一个地方,会各种挑剔。买之后,会慢慢适应,然后爱上这里。


我有一个上海朋友,他老爸年轻时到西藏上山下乡,各种不适应。老年后,经常怀念,过个两年就会去看看。


那是第二故乡的情怀。

来自各个大省的泗泾青年们,也会慢慢适应泗泾。他们来了,配套就起来了,郊区就越来越城市了。


他们更像一群拓荒者,去到一个郊区,跟它一起成熟,然后得到属于拓荒者的奖励。而瞧不上这些地方的人,有一天也会被这些地方瞧不起。

人往往会高估自己的需求,点更多的菜,买最高配的电脑手机,买更多的衣服包包,以及为更多的配套付出机会成本。

但是,只要降一级,一切豁然开朗。


现在的泗泾青年们,有二马二王护驾,燃烧着余额不多的青春,静等着焦虑而丰裕的中年。周末看着市区的人一路颠簸,来佘山、辰山植物园、欢乐谷过周末。市区土豪们一身疲惫走出车门,泗泾青年已经钓了半桶鱼了。

这一切既魔幻,又现实,就像魔都的气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