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正式迁入深圳,广州为何被抛弃?

2017-8-9 投资银行在线

作者:凯风&楼小姐

image.png

2017年8月1日,当广州恒大淘宝队晋级四强,一场低调的宴请之后,当日恒大正式迁入深圳。

“前婆家”广州除了去年一场出面辟谣,称恒大足球将会继续留在羊城之外,也没有太多表态。

这次迁入深圳的除了恒大总部之外,还有恒大地产集团和恒大金融集团,可以说恒大的核心产业几乎全都搬到了深圳。留在广州的只有旅游、影视文化和前面提到的足球,体量远非当初可比。

更关键的是,恒大入深之后,广州的世界500强只剩下南方电网和广汽集团2个国企,而深圳则坐拥平安、华为、万科、腾讯、恒大等7大集团。一增一减,深圳不仅收获了一个地产龙头,而且还奉送了一个世界500强。

恒大生于广州兴于广州,一步步走上中国地产头把交椅,为何要毅然迁入深圳?广州为何成了被抛弃对象?

恒大入深,可以说是一场你情我愿的游戏。

深圳需要恒大,不仅是因为恒大作为一家民企,在房地产领域的管理经验,可以为深圳地产行业带来活力。

更关键的是,恒大迁入,让深圳离2020年打造8-10家世界500强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恒大在2017年的世界500强榜单上位列338位,排名较2016年大幅上升158位。它的到来,将深圳的500强方阵扩大为7席。

恒大同样也需要深圳。

需要深圳的理由,诸如“小政府大市场的市场环境”、“灵活的发展空间”等所谓的竞争优势,对于恒大这种体量的企业来讲,根本就不重要。

最为直接的理由是,恒大希望回归A股,而为深圳国资所有的深深房就是最好的壳标的。通过迁入深圳,恒大借壳上市的道路想必会更加顺畅。

其次,恒大正在积极布局地产和金融业务,而深圳作为金融之城,其产业层级非广州可比。恒大正在谋求参股、控股银行、保险、证券、信托、公募基金、互联网金融等金融全牌照,迁入深圳,不仅必须而且急迫。

恒大“二度选婆家”早在数年前已有征兆。当楼市处于寒冬之际,恒大就开始布局深圳,先后拿下多个城市更新项目,并在几年间将深圳的土地储备扩张到1200万平方米,仅土地价值就高达3700亿元。

而前不久的万科宝能大战中,恒大曾经横插一脚,最后却宁愿付出亏损70亿元的代价,毅然将所持股份转让给深圳地铁集团,帮助深圳在万宝大战中成为最终赢家。

这是一步深谋远虑用真金白银下的棋。

从2015年10月恒大迁深动向被媒体曝光以来,广州就无话可说,避而不谈。连续两年的“蚂蚁搬家”,恒大和广州在一个屋檐下沉默以对。

毕竟,一家世界500强企业,从一个城市迁往一衣带水的另一个城市,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

正如上文所说,恒大迁出,不仅意味着广州少了一个世界500强企业,而且还给坊间留下“广州不行了”、“广州被抛弃”的印象。在广深之争中,企业的去留,往往成为区域竞争力的关键性象征。

但是,恒大离开广州,并不意味着广州营商环境不如深圳,只能说广州的产业结构,不再符合恒大向金融地产全面转型的布局。

与其说是广州竞争力不复以往,不如说恒大入深,是深圳在产业结构上的胜利。恒大在广州找不到它最需要的东西。

广州目前也在加紧产业布局,走了一个恒大,世界还有499个500强。

就在恒大撤离的这几年,广州先后引进了思科智慧城、富士康、GE生物、百济神州等项目。

从企业引进的倾向不难看出,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为代表的IAB产业,已成为广州的发展重点。既然在互联网和金融业上无法深圳一较高下,广州的发展重心已经重回制造业,而且明显与深圳错位发展。

对于广州来说,与其忧心于恒大的撤出,不如反思自己还有没有再培育另一个恒大的可能。

深圳产业结构变迁。

广深之争,一直都是坊间热议话题。

站在各自城市层面,一进一退,自然引发无数口水,但站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层面,企业的腾挪,更多还是产业分工的调整。

就像搭巴士,这个站不合适了,企业就可以开往下一个站,来来去去还是一条线路。

正如华为将终端和数据中心迁往东莞,看重的是东莞的土地储备和生产成本优势,而总部仍旧留在深圳,看重的是深圳的总部经济特征。

恒大将地产、金融迁往深圳,看重的是深圳在金融业上的突出优势,而足球留在广州,则是基于区位优势和足球氛围的正常选择。

未来,粤港澳之间还需要更多这样的互动。不超脱各自城市的利益本位,粤港澳大湾区一直都难有与国际大湾区一较高下的机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