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IPO潮起前夜:点融网的中国式突围

2017-8-6 李墨天 投资银行在线

摘要: 在发布会上,苏海德表示点融正在加快自己的盈利与IPO步伐,他们想在宜人贷和众安保险之后赶上这波金融科技上市潮。此前,点融通过一系列研发、合作与并购增强自己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布局。

image.png

作者 | 全天候科技 李墨天

编辑 | 全天候科技 张斐斐

2012年,Lending Club谋求IPO之际,身为联合创始人的苏海德(Soul Htite)选择退出公司管理层,和金融律师郭宇航一起创办了点融网。 

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的法国人立志在这里创造一个更大的Lending Club,不过当时的他未必能预料到中国P2P网贷行业的蛮荒与无序。

同样在那一年,红岭创投的董事长周世平正在考虑要不要放弃P2P业务,坚持不兜底的拍拍贷刚刚走出增长瓶颈,监管层还在对这个新兴的业态保持着最大限度的包容。

本周,传闻已久的点融网D轮融资尘埃落定,他们获得了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老东家中民投租赁集团旗下中民国际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和韩国SIMONE集团旗下SIMONE投资管理公司等提供的2.2亿美元融资。

在发布会上,苏海德表示点融正在加快自己的盈利与IPO步伐,他们想在宜人贷和众安保险之后赶上这波金融科技上市潮。此前,点融通过一系列研发、合作与并购增强自己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布局。

苏海德相信,金融科技在中国的规模将达到电商规模的8倍,在本土化的过程中,这家公司正在摆脱“中国Lending Club”的影子,也不可避免的面临中国式难题。

苏海德,点融网创始人与CEO

监管重压,P2P迎来真正洗牌

点融并没有公布此轮融资后的公司估值,郭宇航表示在行业低谷中拿到巨额融资已经是公司价值的证明。

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2日,获得C轮及以上(含C轮)融资的P2P网贷平台仅13家(剔除未做公开宣称、未披露融资机构的融资案例),其中,仅有点融和团贷网2家平台获得D轮融资。

“不能用社交媒体的估值来和我们对比,互联网产品的估值在于规模,点融更看重业务与收入。” 面对两轮相近融资金额带来的估值疑虑,苏海德这样回应,他同时强调公司的估值“绝对没有下降”。 

程序员出身的苏海德崇尚用技术解决问题,但中国本土的智慧还是让他大开眼界——过去几年P2P平台发明了担保、托管、风险准备金这样的手段来规避技术难题,甚至包括用户给用用户担保、平台待收作为抵押再借钱这种颇具想象力的模式。

这些玩法带来了长达3年P2P黄金期,但也让他们在监管面前显得弱不禁风。在点融网宣布D轮融资前一周,周世平宣布红岭创投将在3年内完成P2P业务的清盘退出。

2009年,拍拍贷论坛大V周世平因为受不了拍拍贷不兜底的“无赖”作风,索性自己成立红岭创投。伴随着从未消退的质疑声,“都有老周兜底”的红岭创投在一个个过亿大标中成为了规模最大的平台之一。

到了2015年,P2P平台迎来了估值巅峰,点融的2.07亿美元C轮融资也在当时创下了行业纪录。但随之而来的高强度监管让整个行业瞬间走向低谷,到2016年,老周发现坏账兜不住了。八年前,他还有同拍拍贷叫板的底气,现在却只能向监管屈膝。

“大标平台必然面临转型和清退,整个行业也在寻求差异化,最终市场上留下来的P2P平台可能就在500家左右。”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 

银行存管则是另一道门槛,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目前完成银行存管系统上线的网贷平台共计251家,只占整个行业规模的14%左右。

业内大多认为红岭创投的清盘不具备普遍性,但事实上无数平台已经倒在了合规路上。回顾整个2016年,超过1000家平台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消失。种种迹象表明,P2P已经走到了洗牌的前夕。

“做小微贷款是个体力活,转型很困难。红岭之前也从金融机构挖了不少人进来,但转型的效果也不好。”上述业内人士称。

在监管的强势介入下,P2P正在变成一个属于大玩家的游戏,但仅仅合规也不代表他们能高枕无忧。

“新金融”与新增长点

6月份,苏海德向点融全体员工发布了一封“欢迎迈入新的金融”的内部邮件。在邮件中,苏海德称,“‘新的金融’是我们去找到金融和技术之间那个很难找到的‘交界点’”。 

苏海德的“新的金融”战略也一一对应着点融在上市前的几个重要布局。今年3月,点融和富士康旗下的富金通合作打造的区块链金融平台,以区块链技术破解供应链融资难题。他们打算在未来银行、各类金融机构以及企业开放这一平台,切入国内年均26万亿元的应收账款市场。4月份,点融在香港成立了办事处,并在随后宣布和银行家伍杨玉如在香港成立一家全球资产投资平台。

“我们会在今年更具体的规划以东南亚为主的海外战略,但P2P不是唯一的选择,当地的支付手段比较欠缺,也有一些地方还没放开P2P牌照。”苏海德告诉全天候科技。 

包括印尼、马来西亚和日本都是潜在的合作市场,消息显示点融正在这些国家洽谈P2P业务股权合作的可能性。“不一定是要在海外设立办公室,也可以是技术的合作。现在已经有一家海外银行对区块链解决方案非常感兴趣。”郭宇航说。

点融的海外布局并不算快,之前,陆金所推出的国际业务平台陆国际金融资产交易所(新加坡)有限公司刚刚拿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原则性批准“资本市场服务牌照”,并将在金年第三季度上线。宜信财富也在香港、新加坡、以色列、纽约设立了分支机构。

在上个月,点融并购了同行夸客金融旗下夸客信贷工场及其相关网点和团队,这将有助於扩大点融网小额信贷资产的来源,加速业务扩张。同时,他们也在内部孵化一些小型的技术项目。

这些布局意在创造新的增长点,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对P2P业务的依赖,不过监管政策上的限制让点融没办法完全放开手脚。

“比如一些地方现在还不允许P2P公司申请部分金融牌照,我们目前还是先完成备案,确保公司合规。”郭宇航告诉全天候科技。他表示点融在两年前就已经着手布局,比如投资一些初创的金融科技公司,在政策放开后,这些布局会产生效果。

同一时间,整个行业也在内部谋划着类似的行动。作为行业标杆的陆金所从2015年开始就在不断的调整与扩容,最终明晰了“三所一惠”的布局;以校园贷起家的平台也相继退出高校市场向消费金融转型;剥离P2P业务的红岭创投也公开了自己的转型思路:投行、小贷与保理。

盈利门槛与估值迷思

郭宇航没有透露具体的上市时间和地点,此前的报道称,点融网首选上市地点会是香港和纽约。 

前述业内人士称,A股上市对互金公司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但持续盈利是一个先决条件——过去几年,合规支出与获客成本困扰着整个网贷行业。

郭宇航没有对点融的盈利作出承诺,他只是表示“有信心在明年盈利”。同样传出准备上市的陆金所也尚未盈利,拍拍贷则在去年赚到了钱,但并未披露具体金额。 

互金协会信披系统显示,去年点融网的亏损达到1.78亿元,红岭创投、积木盒子等平台也在亏损。而据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粗略统计,行业内真正具备可持续盈利能力的平台可能不超过1%。

 互金公司在境外市场的上市不乏先例,2015年12月18日,宜人贷作为中国P2P第一股登陆美国纽交所,今年4月,信而富也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交易。到了6月,众安保险也以保险科技第一股的姿态,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H股招股说明书。

金融科技公司的上市潮也在酝酿之中,其中蚂蚁金服的上市计划备受瞩目,他们在去年4月份完成了一轮45 亿美元的融资,这笔全球互联网领域规模最大的一轮私募融资直接将蚂蚁金服的估值推到了600亿美元。

此外,包括拉卡拉、京东金融等公司也多次传出消息称“为IPO开展了实质性动作”。

郭宇航认为在国内监管政策尚未明晰的情况下,境外市场对中国金融公司的估值并不友好,他们正在等待估值回归正常。同时,国内互联网金融业整改尚未结束,政策上还未提出对互金公司IPO准入限制。 

“资本市场最怕的是不确定性,从而导致对金融公司估值偏低。之前上市的互金公司估值都不是特别理想,这里面有做空因素,但更多是对监管不确定性的提前透支。”郭宇航说。

宜人贷上市后,其股价曾一路走低至3.35美元,较开盘价10.07美元跌幅近60%,到去年二月开始才逐渐上扬,信而富在上市当天也曾跌破发行价。

无论是出于业务还是估值,点融都希望自己被看作一家以技术见长公司,而不是中国版的Lending Club。他们的精神前辈Lending Club正在华尔街迷失,其市值一度达到100亿美元,而今只剩下四分之一。

技术的价值正在凸显,但苏海德并未满足,在按照他的说法,即便技术团队扩大三倍,也没办法覆盖所有规划中的业务。

成立五年的点融能不能变成一个让投资方满意的IPO故事,时间会给出答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