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财神,去年每周赚6亿,20年来第一个没搞地产的财富前三大!

2017-2-4 华商韬略  毕亚军 投资银行在线

  在彭博新闻社去年年末发布的“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中,伯恩光学创始人杨建文以118亿美元的财富估值,高居香港富豪榜的第三位,这也让他成了20年来打破地产商长期垄断香港富豪前三甲的第一人。而在前一年的“彭博”榜单上,杨建文的财富才被估到72亿美元。这意味着2016年,他的财富增长了46亿美元,约合315亿元人民币。按1年52个星期计算,去年,他平均每周身价增值约6亿人民币。

  一块玻璃的传奇

  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潮,造就了一系列的产业神话和财富奇迹。单单一块手机玻璃,就在中国产生了两个世界性的产业传奇。其中一个是公司上市前后曾被热炒的蓝思科技。该公司创始人周群飞,靠着一块手机玻璃屏,从一个打工妹一度跃升为中国女首富,就连公司上市时被讹传的“史上最励志小三”等八卦内容,也至今会被人拿出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这个传言称:周群飞是与伯恩光学(以下简称:伯恩)的老板李金泉结了婚,拿了技术和几亿资金后,蹬了李金泉,然后再跟司机郑俊龙结婚,开了蓝思科技,抢伯恩的生意……

  周群飞被传言弄得不胜其烦后曾亲自澄清:“谣言止于智者。那不认识我的人,听信谣言的人,我解释也没有用,也没有那个必要性。”

  但她还是强调,自己从未在谣言中的那家公司(伯恩)工作过,因为那家公司成立于2003年,而她在这之前就已创业,并且是从帮玻璃厂及表壳厂加工电镀、丝印,而不是从手机玻璃开始的。但传言中的伯恩光学,却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也是一块玻璃屏造就的另一个奇迹,更大的奇迹。

  只不过,伯恩的老板并不是李金泉,而是杨建文,伯恩的创立追溯起来也比2003年要早很多,而据伯恩的人透露,周群飞的确曾在杨建文家族旗下的企业工作过,甚至还与杨家有亲戚关系。传言之外的正史里,相比周群飞的艰苦创业,杨建文算是科班出身的工业家,创业的起点也要高得多。他是香港城市大学理工科的高材生,自己的兴趣和专长就是技术研发,也正是靠着技术研发,他成为了全球智能手机产业的关键人之一。周群飞创办的蓝思科技成就卓著,是全球第二大手机玻璃厂商,但相比伯恩,其规模实力依然要逊色很多。华商韬略查询到的杨建文在公司内部的讲话显示,2016年,伯恩的总产值已超过400亿,而蓝思科技2016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总收入还不到107亿。

  如今,伯恩不但是全球最大手机玻璃生产商,更可以说是这个市场的全球寡头,其核心主业手机玻璃在全球市场占有份额超过60%。

  假若周群飞真的在杨建文家族旗下工作过,甚至是受杨建文启发创办了蓝思科技,杨建文则堪称是一手带出了两大手机玻璃巨头,也真正深刻影响了全球手机玻璃命脉与江山的产业巨人。

  一个小想法,催生一场产业革命

  杨建文在内地的创业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跟当时的周群飞比起来,他算不上白手起家,但在当时的香港生意人队伍中,他也算不上什么有钱人。当时,正值手表业突飞猛进的年代。杨建文从香港来到深圳,于1986年在横岗街道一家砖厂的厂区内搭建一个铁皮棚屋,创办了一个拥有员工100来号人的小工厂,这便是伯恩的前身。起初,伯恩的主营业务是生产手表表面玻璃,从为一两百元的手表配套做起,一步步发展做大,直到成为西铁城等精工手表的重要伙伴,工厂规模也从起初的100多人扩大到3000人左右。做到这个程度后,杨建文从生活经历中发现了一个新生意,严格地说,是他创造了一个新生意。当时,还流行用胶片做手机屏幕,杨建文在使用手机的过程中发现,这种材料很容易出现划痕,于是萌生了一个用玻璃材质替代胶片做手机屏的想法,因为相比胶片而言,玻璃不易留下划痕。想到之后,杨健文还真去做了,而且做到了——他利用自己做手表玻璃的技术基础加上擅长研发的优势,把产品做了出来,然后推荐给手机厂商。

  手机厂商认可了杨建文的想法和产品,伯恩的业务因此转向,一场用玻璃取代胶片的手机屏产业革命,由此拉开大幕并很快席卷全球成为新趋势。

  2004年,伯恩获得了摩托罗拉100万片手机玻璃订单,做手表时常常一个订单一万片都不到的杨建文,从来没有接过这么大的生意,但他咬牙接了下来,还克服困难办到了。让整个公司都“被吓死了”的意外是,100万片手机玻璃发过去,摩托罗拉马上又给了一个400万片的更大订单。这个订单伯恩最终未能完全消化,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地将一半单子分给了一家日本企业。但最终做下来,日本企业的价格比伯恩差不多高出两倍,追求效益的摩托罗拉自然更希望与杨建文做生意。

  看到势头这么好,杨建文于是披星戴月地扩厂、扩员,伯恩也因此迎来第一个跨越式大发展。很快,伯恩光是给摩托罗拉的手机玻璃供应就超过亿片的规模,而且迅速成为了行业的领导者,但这在其公司发展史上,却只是大戏的开始。绑上苹果的战车,才是伯恩真正的腾飞。2007年,苹果推出第一代iPhone,已在行业有了世界性名气的伯恩紧抓机遇,与其达成了合作。让杨建文,乃至苹果都没想到的是,这支iPhone,竟在此后掀起划时代的大革命,抢得先机的伯恩与苹果一路亲密,也由此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三星智能手机的崛起,伯恩也是全程陪同。靠着这两大巨头的席卷全球,杨建文一举站上世界巅峰,成为全球最大也是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的手机玻璃厂商,连新建厂房都是广东单体工业厂房最大。

  靠研发持续领先

  从摩托罗拉到苹果,从iPhone到Apple Watch,伯恩能长期在手机玻璃领域赢得最大,首先得益于杨建文对创新、研发的大重视和大投入。

  从产业萌芽到如今的全面开花,伯恩首先是手机玻璃产业的创造者和引领者,继而才是受益者。伯恩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创新研发,当属杨建文发现胶片手机屏幕缺陷后,自告奋勇的“多管闲事”。在很多人看来,一个做手表的去关心手机,多少有些“瞎操心”,但杨建文不但花了心思,而且采取了行动,这才有了伯恩的今日。与之对应的是,当初和杨建文一起做手表玻璃,规模也比伯恩大得多的同行,眼见手表玻璃日益衰落却没能及时转型,如今四家已有三家关了门。形势比人强。如果自己的行业在走下坡,不要与趋势作对——与其在下坡道上挣扎向上,不如立足优势转行到上升道上重新起跑,这也是杨建文和他的“表哥表弟”们给创业者的一个大教训。但即便换了跑道,如不在新的跑道抓紧修炼,跟上时代,指望一招鲜,吃遍天,显然也是无法适应当今的市场变幻与竞争。伯恩能一直江山巩固,有赖于杨建文找到“金矿”之后,继续重视甚至痴迷研发,一直坚持技术领航。

  伯恩的厂区,施行的是严格的军事化管理。公司不但有强大的保安团队、封闭式的管理、严格的进出检查制度,更有高墙围筑的神秘森严,而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如果没上市的产品被偷走了,我们损失就很大。”对待媒体从来没有多话说的杨建文,在被问到伯恩成功的关键强调,“应该是创新,就是很多产品,别人还没去做,我们就尝试去做了。”舍得投入是伯恩研发领先的重要保障。首先是杨建文自己的投入,理工出身的他创业以后,一直没有停止过亲自动手做实验,搞攻关。至今,他还亲自参与公司的技术攻关和新产品研发,包括苹果、三星手机的摄像头都有他的功劳。搞研发必须有钱袋子的支持。

  这方面,技术派的杨建文也是相当狠得下心。一块玻璃在很多人看来是简单的事情,但伯恩为了做好这块玻璃的研发投入费用,已占到总营收的5%左右,合下来就是将近20亿的真金白银。这些投入,主要是买设备、配高人,重奖赏。

  光是为了研发一块超硬玻璃,杨建文就先后进口了价值超过5亿的设备,连原材料也都从日本、美国购入,并且还跟德国研究所一起攻关。

  设备及材料领先的同时,伯恩的研发队伍也一直在扩大,靠着这些科研大投入,伯恩这匹快马,才在手机玻璃行业一路驰骋。

  2014年,伯恩还率先啃下硬骨头,研发出高品质的“蓝宝石玻璃”,也正是靠着这个杀手锏,公司才拿到Apple Watch的大订单。为了培育下一个增长点,近年来,公司还加快布局了3D玻璃以及技术含量更高的触摸屏产品,并且成为了普遍被认为是下一轮产业升级核心的3D玻璃最大厂商。

  也是靠着研发创新,不断提高产品品质、附加值以及工厂科技化水平,伯恩才快速从劳动密集向技术密集转型,也因此克服了“用工荒”、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等挑战,扎根在广东而不是外逃他乡乃至他国,继续维持着领导者地位。2014年底,珠三角工厂劳工的工资提升到3500至4000元/月的水平,按此水准,伯恩一年要增加将近7亿的工资支出,与此同时,原料价格持续波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也在冲上新高峰后有所回落。重重考验下,不少竞争对手都向人工工资不到1500元/月的缅甸、越南等地转移、转产。

  作为龙头的伯恩怎么办?有人建议工厂搬迁到缅甸等地,但杨建文最终下定决心,不把追逐廉价劳动力作为竞争力,而以“向自动化转型,逐渐以机器代替人力;加强研发队伍,向更具附加值的产品进攻”这两大策略,继续扎根广东。

  包括一些中西部城市对他招商引资,也都被他拒绝。因为他放眼全球产业竞争和长远未来,坚信:“靠ZF补贴,也是走不远,也走不下去。”在此策略下,伯恩在惠州建立的新厂实现了完全自动化生产,比深圳半自动化的老厂节约了1/3的人力成本。而新产品方面,伯恩则成为了目前全球唯一可大规模量产3D曲面玻璃的企业,也以这个高附加值的新产品赢得了下一轮先机。与此同时,伯恩还抓紧国内手机厂商崛起的机遇,在巩固三星手机约7成、苹果手机约6成的市场地位的同时,相继与华为、小米、vivo、魅族等企业做起了新生意,而且盘子越做越大。

  如今,伯恩不但继续把持着全球智能手机玻璃市场的领导者地位,还在蓝宝石、3D玻璃等未来增长点拿到大牌,进而站到更高级别也更可持续的竞争层面,也摆脱了之前担心被低价劳动力挤压的忧虑。

  “因为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别的企业是抢不到订单,我们是订单接不过来,有时候还不得不婉拒客户需求。”杨建文说。

  隐匿的大佬

  除了官方要求配合之外,杨建文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包括伯恩的员工也是。

  华商韬略也是费劲周折,才挖掘到有关事实和数据,而且不少内容即便再三比较论证,估计也只是仅供参考。去年5月,广东省委宣传部、新华社广东分社等到伯恩走了一趟,但也没搞出什么大新闻。

  一家官媒试图来个深度采访,得到只是一位老师傅这样的回答:“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都不希望见诸媒体。我们只想低调地办企业,老老实实做事,把每件事情做好。”而且还强调:我们公司没有为国争光,振兴民族那么大的口号,我们只是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做好自己的事。”

  不但当家人和员工一贯保持低调,作为全球最大手机玻璃厂商的伯恩也同样是个神秘人。它没有官方网站,没有什么公关传讯部门,甚至厂区附近和厂内,连个厂名都没有。一个这样的企业,居然能紧握全球智能手机玻璃产业的日月旋转,这也是杨建文自豪,甚至从内心自傲的一个地方。

  对外神秘的伯恩,在业界享有极高的声誉和信誉。曾经在组织安排下走进公司的官媒,没有搞出大新闻,却挖出过一个小秘密:伯恩和苹果、三星这些大客户的合作关系,甚至可以互信到无需合同,口头约定就算数的程度。杨建文年轻时酷爱钓鱼,还常参加各类钓鱼比赛并获奖,但创业以来,他基本远离了这份轻松闲适。年过六旬的他,至今每天工作16个小时。在高管眼中,杨建文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看准了不怕冒险,既脚踏实地,也目光长远,雄心勃勃。

  看上去憨厚的他,拥有精明的生意人思维,熟悉他的人曾讲,包括在与ZF的谈判中,他都非常善于掌握主动,尤其善于通过满足对方的眼前去争取自己的长远利益。杨建文今天的事业与妻子的支持和能干密不可分。他让妻子林慧英出任了波恩的主席,持有公司49%的股份,而持有51%股份的他自己则只出任了总裁一职——是标准的“给老婆打工”。夫妻二人育有三个子女,长子大学毕业后进入公司工作,从基层干起,杨建文说:做管理,他最忌讳任人唯亲。对外保持神秘的杨建文,其实拥有相当出众的社交与公关能力,这也是他早年攻下苹果、三星这样挑剔客户的原因之一。

有人问跟两家巨头打交道的体会,他说:“苹果爱请年轻工程师,他们注重创意,喜欢沟通,跟他们谈生意,可以很时尚,最好跟他们进行一场头脑风暴。但跟三星交往则要学懂中间的嘘寒问暖,跟对方摸酒杯底谈心。无论跟三星的高层还是低层谈生意,都要能喝酒。”由此可见,他的酒量也不小,和看上去就比较能喝的形象成正比。

  2015年9月,杨建文以夫妻名义捐了2亿港币给母校香港城市大学,在捐款仪式的演讲中,他寄语年轻人:“不仅要有创新理念,还要有吃苦的精神。”

  他说:“创业非常艰苦,伯恩光学也遇到过很多的困难,但我和我的团队从来没有放弃过,我非常享受克服困难的过程。”

  巨头恩怨

  伯恩被曝光在大众传媒的次数相当有限,其中不少都与蓝思科技有关。无论是证券分析师的报告,还是媒体人要报道手机玻璃这个产业,伯恩都是无法逾越的话题。除了在市场的争夺之外,两家公司在其他方面的角力也是不少。2014年10月,升级到警方介入的一桩案件更是将双方的矛盾公开,一时成为焦点。当月10日,蓝思科技总部所在地,湖南浏阳警方跨省到深圳龙岗,带走了伯恩(惠州)工厂一位名叫张显波的副厂长,理由是张涉嫌非公职人员行贿并侵犯商业秘密罪。后来公开的信息显示:张显波2011年之前长期在伯恩担任副厂长,2011年被蓝思科技挖到湖南出任了旗下一工厂厂长,2014年5月他又从蓝思公司离开,10月8日重回伯恩工作。而他刚一离开,蓝思科技就向湖南警方报案称,张显波向公司员工阿霞(化名)行贿2.7万元,试图盗窃公司商业机密,警方随之启动了追逃和抓捕行动。张显波被捕半个月后,因为证据不足被取保候审。而对其中的是非对错,双方至今各执一词,外界无法确知背后的真相。伯恩认为,这是蓝思科技对自己的打击报复,而蓝思科技则坚称,这是自己的正当防卫。

  当事人张显波曾在接受采访时还原了事情的大致过程,并声称自己是中了圈套——“2010年底蓝思科技老板周群飞挖我们去蓝思,并许诺高薪、高职、股票分红等。当时给了我和其他同事20万。2011年春节我们一共20多人过去了。当时正是蓝思科技第六厂投产之前,主要生产iPhone4的手机屏幕。经过大家的努力,六厂经营得很好,我也成为六厂的厂长。但后来,因为公司内部的权力斗争,我逐渐被排挤出来,也离开了六厂。今年5月24日,原来伯恩的同事钟永波带着母亲到湖南就医,因为没有熟人,就找我介绍了相关医院和医生,俩人在公司附近吃了个饭。很快,有蓝思员工向公司举报,称我向伯恩高层泄漏公司机密。随后浏阳警方把我带走,扣留了33个小时。”据报道,张显波离开蓝思科技,几番兜转之后,才想重新回到伯恩。

  杨建文则以“他以前虽然背叛了伯恩,但是,他也算是一个人才,我们也是用人之际,于是,我答应他回来,继续担任副厂长一职。”为求放心,伯恩甚至要求张显波对天发誓才让他入了职,但誓刚发完,警方就过来抓了人。南方都市报从伯恩高层得到一份数据显示,多年来蓝思科技已从伯恩光学挖走高管以及技术人员达400人。“我们可以非常有底气地说,我们从来没有挖过蓝思公司一名员工。而且很多员工被他们挖走之后,这些员工又回到了伯恩。”该高管强调。蓝思科技对上述的带有指控性的陈词,显然是绝不认同。公司一位副总经理就曾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强调,“张显波确实是从伯恩跳槽到蓝思担任厂长,但并非老板周群飞挖的他,而是他主动从伯恩离职。后来,我们发现张显波在工作中表现不正常,伤害公司利益。他长期与伯恩一名高管保持联系,涉嫌泄露蓝思商业机密,我们怀疑他是商业间谍,浏阳警方也对他进行了调查。”背后的真相到底如何,双方都不愿作过多回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蓝思要超车的目标越发明显,伯恩要继续领跑,甚至赢得更多的决心也是昭然。

  两家公司的竞争,也早就到了你做初一,我必做十五,相互变化与应变的博弈新阶段。

  最新的重要变化是,2016年年初,此前一直对上市保持无感的杨建文证实,公司已正式启动了上市计划,并计划在2016年底融资20亿美元。

  虽然该计划至今未有成功,但伯恩的上市应该已是指日可待,甚至只争朝夕。促使其加快上市进程的一大原因,应该就是蓝思科技抢先上了市。

  包括玻璃后盖在内的新技术、新产品和新趋势,正将手机玻璃行业推向新一轮竞争。在这轮竞争里,在可预见的时间内,全球市场的战争,依然只会掌握在杨建文和周群飞两个中国企业手里。

  一个已经上了市,一个正在冲刺上市,这样背景下的巨人之战,应该只会更激烈而不是更平静。而争夺的重心,依然都在你我的“低头”,以及滑、滑、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