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章: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在于扩大内需

2017-1-16 凤凰财经 投资银行在线

扩大内需.jpg

凤凰财经讯 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及香港贸易发展局(香港贸发局)合办的第十届亚洲金融论坛,1月16及17日在湾仔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凤凰财经全程报道。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洪章在论坛上表示,中国经长动力主要靠内需。王洪章表示,中国的城镇化程度虽然在近几年有所增长,但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城镇化的程度仍然很低;同时,中国一些地区的贫富差异还很大;中国还有近千万贫困人口需要脱贫,这些都是未来扩大内需的巨大动力。

王洪章表示,如果中国能解决内需问题,未来中国的GDP维持在6.5%左右应该不会有问题。

以下为王洪章先生发言实录节选:

贸易保护主义也好,第二个以外的因素只是单项因素,不至于对中国经济造成更大威胁。全球经济危机应该说也包括中国经济危机,这是最大的威胁。所以准确和正确应对全球经济危机需要我们认真对待,这是最大的威胁。

现在大家都知道2007年到现在引发的次贷危机引发金融危机,造成一些国家和地区经济危机,这不是哪个国家独有的。因为全球经济危机一直到现在应该说还没有结束,这个对中国威胁是最大的。我们现在还不断的在应对全球经济危机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的影响,那是最大的威胁。

实际上中国经济还没有打喷嚏,最早的喷嚏还是美国打的,包括从次贷危机一直现在没有好,还在蒸发。应该说中国经济增长我感觉恐怕还要考虑中国经济增长的韧性问题。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我刚才在回答问题的时候讲的是中国的内需,实际上中国经济增长韧性是很大的。而且经济增长的点是有多个点。一个是中国9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贫富差距很大。东部、西部差别太大了。在这个里面经济增长潜力也很大。第二,中国城镇化。中国城镇化方兴未艾,虽然最近几年增长的比较快,但是和欧洲、美国、世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城镇化程度仍然很低。这个经济增长的潜力也是非常大。还有中国扶贫问题,我们有几千万贫困人口到2020年还要脱贫。几千万人的脱贫在国外相当于一个甚至几个国家。这个经济的增长点我觉得也是非常突出的。再加上我们现在经济增长的质量、经济增长的动力还有很多需要挖掘的地方,所以中国经济增长点是多个点,所以中国经济增长可选择的余地太大了。如果把中国内需问题解决了,我想中国经济增长可能会保持在6.5%左右。

银行不良贷款从2007年到现在已经有10年了,香港是我大概出境最多的国家和地区之一。每次见到媒体,问到最多的就是银行的不良贷款问题。应该说从过去,刚才宁总讲了一个情况,很多经济学家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际上的,唱衰中国经济过去比较多,唱衰银行也比较多,包括2007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对中国银行业不抱有信心的人也很多。但现在,中国的经济特别是中国的银行业仍然是一个比较健康的体系。银行的不良贷款我总得感觉,一个是风险是可控的。即使最近几年暴露出的不良贷款,但是不良贷款比例在国际上银行当中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比例相对比较低。不良贷款高发期,我感觉已经差不多过去了。建设银行我们自己判断2015年是不良贷款暴露最高的时候。2016年比2015年新暴露的不良贷款大幅降低。2017年我相信不良贷款也会得到很好的控制。即使不良贷款加上逾期贷款,逾期贷款有的可能也会形成不良贷款,加在一起跟国际上大银行不良贷款比例是差不多的,所以银行不良贷款风险可控,所以投资者请放心,我们是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讲到大家关心的银行的债转股。刚才见到香港几个媒体,包括内地几个媒体,问的最多的问题也是债转股的问题,也是大家非常关心的。现在中国企业的杠杆率确实很高,解决企业的杠杆率有多种方法。银行的信贷把债权转成股权,这是国家提倡的。债转股有这么几个情况,现在的债转股跟过去的债转股不一样了,过去是政策的债转股比较多,在银行剥离不良资产的时候采取这个办法,而且银行不参与管理。这次债转股是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主要是银行跟企业去谈,而不是搞拉郎配,完全是市场化的。第二,这次债转股目标和过去不一样,过去主要是解决不良贷款,这次主要是降低企业杠杆率。建设银行债转股已经做了一些案例,主要出发点是降低企业杠杆率。现在企业杠杆率非常高,80%、90%,有的甚至是100%,我们通过债转股方式把企业杠杆率降下来,这样给企业下一步经营创造很好的条件。当然债转股需要法制、需要制度、需要体系、还需要人才,这些我们也在不断摸索。我相信债转股推出后,中国企业杠杆率会大幅降低。现在已经有了几个成功的案例。

评论: